国际学校

1、办学用地与办学资质两难

1、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者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公办学校举办或者参与举办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应当经主管部门批准,并不得利用国家财政性经费,不得影响公办学校教学活动,不得以品牌输出方式获得收益。

在政策不断变化的背景下,在民办教育投资的风口,市场新进入者正面临更多的挑战,目前国际学校投资的主要挑战是国际化学校行业壁垒呈增高趋势。

2、增加了实施集团化办学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消息一出,各方人士对《送审稿》的多种解读引发一定社会恐慌。

首先,实体经营的学校投资土地的成本在增加。其次,随着更多跨界办学者进入市场,人力资源成本在持续增加,从中方校长100万到各学科的老师税前27万(某宁波市学校)。另外,学校品牌资源交易成本也被拉升。

近两年,大量资本正在积极寻求进入民办学校行业机会,传统企业转型做教育屡见不鲜。但是面对不断变化的政策,很多民办学校投资人以及民办学校管理者心中难免担忧,难道民办教育的冬日将至?政策波动下,民办教育未来将何去何从?

3、对投资人自身的要求变高

还有一个挑战就是国际化学校行业人才短缺,职业化管理能力不足。另外,国内的投资机构很少有机会购得品质比较高的外籍子女学校。部分外籍子女学校被诺德安达教育集团提供颇具诱惑力的价格购得。最后的南京英国学校也处在并购后重组阶段。诺德安达教育集团在华凭借品牌和资本优势还将加快布局双语品牌,在国内合作办学集中在租赁模式。

一线城市北上广深地区的办学用地供应紧张,深圳国际学校举办方多采用租赁废旧工厂改造用地、租赁其它学校校舍、租赁写字楼以及选择到周边珠海城市办学。部分深圳学校存在只拿到教育培训资质就做起了全日制学校。相比较南方省份,北方省份比如河北省、山东省和东北三省办学用地与办学资质获取的难度会更大,部分归因于地方政府趋于保守。

究竟什么样的政策出台,会对国际学校投资人会受到影响呢?8月13日上午,香港市场教育板块集体暴跌。截至收盘,睿见教育、宇华教育、天立教育跌幅超过35%,其它教育股也大片走绿,情况亦不容乐观。

光大证券认为《送审稿》在实际操作层面对整体民办教育的负面影响有限;中信证券提到“民办教育真正的分类管理时代来了,无论办学还是投资,身处于关切国计民生的教育行业,政策永远是影响行业和企业发展的最关键因素之一,我们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只能把握政策方向,着眼未来趋势。”

2、国际化学校办学财务成本呈现增长

司法部发布通知:为了增强立法的公开性和透明度,提高立法质量,现将教育部提请国务院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及其说明公布,征求社会各界意见。《送审稿》有多处变化,其中值得重点关注的变化有两点:

在中国特殊的商业环境下,投资国际化学校要求投资人对教育细分市场进行系统研究。法律合规性和财务保守性优先级排在市场进入模式选择的前面。投资人不仅要对国内外业界标杆进行研究还要找到一些业界最佳实践进行学习。另外,投资人在确定进入城市前要进行可行性论证研究来把握政策监管力度、市场供需关系、竞争动态从而确定所在区位新建学校的市场定位。

一所新建校的打造还将取决于投资人在所选定城市的资源整合能力,绝不是从国外签一个学校品牌和招聘一名外方校长就能够解决的。跨界办学投资人在新成立教育公司或事业部的初始往往对高级管理人才和团队的需求急切,特别是教育事业总经理人选的物色与选拔更是迫切。投资人有时在识人判断上面有偏差也会犯下错误。

近两年,大量资本在积极寻求快速进入民办学校行业的机会,传统企业转型投身教育屡见不鲜,但政策在波动,市场总是在变化,未来国际学校怎么办立,一家教育集团公司能够可持续性发展的资源和能力究竟是什么呢?这个问题留给所有国际化学校行业人去不断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