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所研究员邓伟介绍,在南亚地区,农业用水也是水资源消耗的主体。

从战略协同问题,也需要考虑一旦一些区域水危机,会对中国有什么反向的影响。

分享中国节水技术与经验

“现在强调大国担当,水问题是一个重要切入点和重要抓手,中科院、科技部包括政府部门,对此问题都要很好地参与。”陆大道认为。

王浩建议在亚投行等设立风险基金,以避免由于国外政变等原因,对一些合作项目带来损失。

陆大道认为,中国的科学家要走出去,比过去规模大的多的走出去。不仅涉及水的问题,也要涉及综合的问题。中国在水问题上有很丰富的经验,在解决一些经济问题、社会问题、航运问题等方面都有很多经验,要为人造福。

“在整个‘一带一路’中,水的确是最关键的问题,应该合作共赢、风险管控,作为战略切入点,更符合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要求。”潘家华说。

因为用水与整个产业结构调整有非常大的关系,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吕永龙建议咨询报告中应涉及产业结构,加强对产业的研究。

饮用水安全是这些国家普遍存在问题,中科院院士傅伯杰透露,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与斯里兰卡在饮用水方面的合作就非常好,他们很需要。而且在饮用水及水污染处理方面技术都可以往出推,也可以同时向国际推进。

中亚技术相对落后,用水粗放,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所研究员陈曦介绍,大部分中亚国家农业用水都不要钱,导致大水漫灌现象比较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