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粤港澳地区为例,未能形成与世界级大湾区建设相匹配的高等教育协同创新体系,也未能支撑引领智能时代发展趋势的高科技研发体系建设。为此,他建议创建粤港澳大湾区联合大学,打破粤港澳高等教育交流合作体制壁垒,推动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协同发展。

打牢创新基础

人类发展的历史证明,基础理论的重大突破带动了科学技术的进步,使人类社会的发展取得飞越。

对此,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薛惠锋表示,如果没有一种敢为天下先的雄心壮志,没有一种会当凌绝顶的战略视野,中国的创新将永远无法实现从跟跑到领跑的跨越。

“要把中国真正建设成为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我们必须啃些硬骨头,做些关键技术的攻关,做些雄厚的基础研究。”中国工程院院士卢秉恒补充说,“创新从基础研究开始,只有雄厚的基础研究才能产出比较重大的创新。”

正因为创新艰难,才更需要培育开放包容的土壤。

对此,李廷栋表示,一定要把对基础研究的支持力度按中央要求真正落到实处,创造有利于基础研究发展的环境,包括硬环境和软环境,使科学家能够静下心来钻研科学,进而取得重大科学发现和重大突破。

厚植创新土壤

中国人口约占世界五分之一,可给我们带来现代文明的发明,如电灯、电话、手机、汽车、火车、飞机等200多种日常用品,却没有一个是中国人发明的。原因何在?

中国在发展,世界也在发展。国际科技竞争,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何能够抢抓新一轮科技和产业变革战略机遇,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

教育是创新之本,是创新的源动力。不过,两院院士李德仁坦言,当前高等教育发展滞后于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

有人说:“当中国在为需求生产产品的时候,美国永远在设计需求。”这是美国保持绝对领先的根本原因。

培育创新人才

“实现创新,需要创新社会的建立。”刘科认为,创新社会应当培养有创新能力的人,建立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像反腐那样的力度去惩罚知识产权的偷窃者”,应当从知识、创新机制、人才、激励、企业文化、商业环境、风险基金、职业服务、政府政策、生活素质等角度构建。

然而,目前我国的基础研究投入不到研发支出的5%,远低于创新型国家15%以上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