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可可西里的青藏公路沿线分布着8座绿色驿站,大部分骑行、自驾的游客自觉来此丢弃垃圾,不少人还主动在驿站当起了志愿者。

多秀村村民青次扎西去年成为政府聘用的一名生态管护员。

“正义总会战胜邪恶,必须顶上去。我们一直追到海拔5000米的地方,才把他们抓住。后来我们发现,没收的枪支里,有的子弹已经上膛了。不知枪口是要对准藏羚羊,还是要对准我们。”

如今,他是卓乃湖保护站站长,哥哥普措才仁是沱沱河保护站站长。“我和哥哥结伴而行,来到了保护可可西里的前沿和原点。”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种叫作“沙图什”的奢华披肩在欧美市场走俏。

藏羚羊、藏野驴时不时光顾,草原狼、棕熊等食肉野生动物也常常出没,不少牲畜死于它们口中。

他的外甥秋培扎西回忆说,舅舅牺牲后正赶上春节,整个治多县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没有听到一声鞭炮响。

王周太的家人多年来一直保留着一张X光片。由于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王周太的脊柱已经完全错位变形。

几次向领导申请后,2009年的一个借调机会,秋培扎西终于来到父辈奉献了热血和生命的可可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