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cell.com/cell/fulltext/S0092-8674(20)31763-3

▌论文网址: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20.12.041

我们必须帮助公众了解科学的过程。科学发展往往不是一条笔直的大道,但许多人未能领会这种认识。每个科学结论都建立在对不确定性的估测之上,驳斥早期假设的进一步实验并不意味着科学的失败,相反,这是一种成功。如果缺乏这种认识,人们就会凭借高知名度医学和科学期刊的撤稿以及公共卫生组织对早期政策的回溯来证明科研工作的失当,而这并不会令人感到奇怪。如果一位优秀的科学家得到与先前结论或假设相矛盾的更好证据,他/她应当改变主意,但是我们需要更好地解释为什么这是一件好事。现在正是时候与政府内部的教育部门领导进行交流,并呼吁有必要教每个学生如何以审慎的眼光消化信息、辨别和权衡证据、考虑其他假设、尝试反对您认为确切的事情并理解其意义。除非我们能以最简单的方式反复地教授这些技能,否则对科学的不信任将会加剧,科学素养也会降低。

我们必须通过加强诚信和提高透明度来增强人们对科学的信任。科学被政治化的原因在于党派破坏科学(和科学家)的诚信,且曲解毫无逻辑的观点——这些并非植根于事实或数据的说法实际上无法用于合理的科学辩论。我们需要采取行动,通过更强大的自治来建立信任。我们必须制定相关政策和基础架构,共享更多原始数据,在研究设计、数据收集和分析方法方面更加公开透明,并鼓励开展针对研究局限性的坦诚讨论。近年来,Cell(《细胞》)以及Cell Press旗下的其他期刊已经采取了类似的行动,包括引入STAR方法、鼓励数据归档,以及在某些期刊中引入“研究局限性”部分(陆续还会有更多举措)。期刊还必须制定并遵守严格的道德标准,并要求作者遵守这些标准。如果怀疑科研人员违反了道德标准,期刊必须拿出能更充分披露调查及其结果的方法。但是这不是期刊可以独自承担的任务。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包括科学家、资金提供者、机构和出版商,都必须团结起来解决科研诚信和研究可复制性的问题,并制定相应的政策和最佳实践。最后,我们需要与政策制定者交流我们的计划、行动和成果,从而在决策者和更广泛的科学界之间建立信任;还需要呼吁政府在建立必要的基础设施(例如数据存储库)方面提供支持并建立伙伴关系,以实现透明和诚信的目标。我们希望乔•拜登的领导能够激发政府方面的热情合作。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