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三定律”之一的迈特卡夫定律预言,网络的价值与网络使用者数量的平方成正比。照此定律,越来越多的商品和服务的边际生产与销售成本趋近于零,越来越多的商品和服务的生产与销售通过互助的方式共创共享。有人预计,到2050年,全球将有超过80%的企业依赖于各种平台生存,平台型企业将占据全球价值链的高端。

 

 

不难发现,在大智能时代,颠覆式的商业创新将出现于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与传统行业的深度融合处,这种融合不仅是科技和产业的融合,更多是创新和社会体系的融合,而跨领域的平台型企业成为价值创造和资源聚集的“产业公地”,其竞争的核心,就是数据和计算能力,考验的正是企业将创新和社会体系融合的跨领域整合能力。美国的谷歌、脸书、推特即是如此,而中国的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也已在全球竞争中一试身手。

人们蓦然发现,中国经济最有活力、景气迸发的新动能之一,无疑是勇敢迎接互联网经济、数字经济、智能制造等技术的平台型企业。一批互联网经济的引领者: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网易等群星闪耀,过去一年,它们的市值增长了70%,并开始对海外市场表现出巨大引领潜能。

计算成为核心竞争力

 拥抱“大智能时代”,中国准备好了 智能科技开启中国经济发展新空间

“达到了全球领先水平。”这是《纽约时报》对中国百度公司语音识别、图像识别、人工智能操作系统、深度学习及无人驾驶等众多人工智能技术的评价,其中强化学习技术、自动驾驶技术和人脸识别技术还被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评为2019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术。

 

“1%”撬动巨大经济“魔力”

尽管AlphaGo抢先在深度学习技术上让世人惊艳,但在人工智能的科技创新力方面,中国正在迎头赶上,据中国科协国家创新力评估课题组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2019年间,我国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方向论文数量占世界份额的15.9%,在数量和被引频次上均居于世界第二位。

“创造真正具有智能的机器。”这曾是掌上电脑的发明者杰夫·霍金斯的愿望,现在已成为全世界追逐的热点。当人类尝试把部分思维活动委托给机器时,指示世界经济发展方向的罗盘就指向了“智能”,中国已经洞察了这一世界创新发展的大势,在迈向智能社会的号角吹响时,中国的步伐迅速而坚实。

 

经历了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的人类社会,站在了智能革命的新起点,也为中国提供了难得的跨越式发展窗口期。目前,与人工智能技术相关的智能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人、虚拟现实、智能车载等新兴产业正在中国蓬勃兴起。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计,2020年我国智能硬件产品及服务的总体市场规模可达万亿元,随之而来的对移动数据通信的巨大需求,又会撬动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这一“蓝海市场”——据英国的朱尼普研究公司预测,到2025年,全球5G服务收入有望突破650亿美元。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曾对此有预测,“利用传感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在商业航空领域未来15年节约1%的燃料就节约了300亿美元;全球所有天然气火力发电厂的效率提高1%,就节约价值660亿美元的燃料;全球医疗效率提高1%,就节约了超过630亿美元的医疗成本”。

“中国已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了巨大进展。”全球知名专业服务公司埃森哲大中华区主席庄泉娘(Chuan Neo Chong)说:“我们的研究显示,人工智能有潜力提振中国的经济增速。”

 

 

 

 

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市民与六足机器人互动。赵晨光摄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在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的今天,数据就是资源,计算能力也就成为一种公共服务,是一种核心的竞争力。”在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总裁胡晓明看来,美国西北部的西雅图被称为航天之都、软件之都、云计算之都,这里孕育了微软、亚马逊等行业巨头,谷歌、Facebook等新兴科技公司都在西雅图设立分公司。中国的杭州如今聚集了阿里巴巴集团、华为杭州研究所、网易研发中心、华三通信、中国联合工程公司、吉利集团等高新科技企业,因此智能时代的未来竞争甚至可以被浓缩在两个城市之间。“杭州与西雅图之间正在激烈进行数据中心操作系统的竞争。”他说。

蒸汽机开启了工业时代,互联网将人类带入信息社会。如果将工业革命数百年的机器、装备、设施与互联网时代涌现出的大数据、云计算、超级算法,信息与通信等高超技术融合,会怎样呢?“只要能实现1%效率的提升,就会产生难以估量的经济价值。”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广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