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少年班学生陈欣怡与特意从北京赶来的男友等待和父母一起离开校园。男友一年前从中国科大毕业,目前在北京读研。陈欣怡已被保送北京大学读研。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说起报考少年班,学生们大多表示是自己的意愿。因为提前毕业可能影响升学率,许多中学还会劝说尖子生不要报考。在高手如云的少年班,许多曾经的“第一名”不再拔尖儿,一些学生在毕业前选择了离开。

 

业余时间里,少年班学生也有自己的爱好。喜欢唱歌的唐榕参加校园歌手大赛;从小学排球的林蕾成为校排球队的中坚力量;古筝和钢琴十级的马一可是校民乐团团长……中国科大的70多个社团组织中,有10个社团的负责人来自少年班学院

1978年首届少年班创办时,中国刚刚经历十年“文革”,人才奇缺。作为中国教育界前所未有的超常教育实践,几经曲折的少年班在推动正规高等教育的恢复发展、唤醒人才意识的同时,也引发了全社会对高校管理体制、青少年成长发展规律的思考和讨论。

    6月20日,两位参加完毕业典礼的少年班学院创新试点班学生回到宿舍,准备午休。

 

 

    5月10日,19岁的少年班学生李磐在自习室准备毕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