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国家自行车电动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曾公布一组数据:北京市场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已达到300万辆以上,且每年还在以15%的速度不断递增。

电动车开得快不快?

武汉市民田先生说:“我用电动车十几年了,看的就是它使用方便,环保低碳,价格不高,充电还便宜。”

西安市某品牌电动摩托车销售商方达(化名)深切感到,相对于电动车的旺盛市场需求,当前城市对电动车的规划与管理却显得非常滞后。

广东省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副会长杨华认为,尽管都是为了解决中短途出行问题,但是电动车和自行车的使用人群有着明显的区别。“骑自行车的人多为健身、休闲,但骑电动自行车的人都是为了赶时间,为了谋生存。”他对《中国科学报》记者强调。

被漠视的行业黑洞

北京某设计公司员工赵松(化名)对电动车可谓爱恨交加。一方面,为了工作和出行便利,赵松对黑摩的等电动车有着依赖,并不希望政府完全禁止电动车上路;另一方面,他也有私家车。作为一个机动车车主,他实在厌烦这些“横冲直撞”的家伙们。

这些经过的电动车中,有32车次出现了逆行、在机动车道行驶等违规行为。多辆摩的直接行驶在机动车道上,为了载客而频频随意停车。其中一辆摩的突然停车,导致后方汽车刹车不及,并与之发生了剐蹭,造成交通拥堵。由于是冬天,这些电车骑士们往往捂得严严实实,既听不清后面汽车的鸣笛,驾驶反映也失去灵活性,让路人看得胆战心惊。

方达介绍,在西安,电动车一旦被盗,十有八九找不到。一方面市场需求大,另一方面监管跟不上,以至于形成了一条电动车偷盗、销售的灰色产业链。同时,电动车甚至成为部分管理部门的敛财之道,因为电动车主大多为弱势群体,遇到环境及经营秩序执法而车辆被罚没的情况,多数只能忍气吞声,或者花钱找关系赎车。

同日同时段,在成都市最繁华的IT产品销售地带——磨子桥,从十字路四个方向来往的电动车,已经达到了每分钟30多辆。据执勤交警姚警官介绍,电动车擦挂、撞倒行人或因搭载过多而翻车是常见的事故类型之一。

41岁的摩的司机赵永刚是西安这个省会城市的外来打工者,他家在农村,家里有两个孩子。为了补贴家用,他于2019年花3000多元买了一辆电动三轮摩托车,干起了载客营生。因为属于非法营运,他曾经被警察当街抓住,到交警支队交了300元罚款。但一交完罚款,他就回来继续跑生意。

“电动车的发展应当得到政府支持,予以严格管理,而不是一刀切地禁止,更不能把所谓的‘限’变成变相的‘禁’。”广东省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副会长杨华认为。

他执勤过程中,就处理过两起印象深刻的事故。去年9月,一名中年男子驾驶无牌照电动车在路口遇到一辆轿车右转,由于电动车行驶过快,一头撞向轿车尾部,导致驾驶电动车的男子受伤,送医后抢救无效而身亡;另一起事故则是电动车载人逆行,与货车相撞,骑车人与乘车人当即身亡,电动车驾驶人承担事故主要责任。

非正规生产的电动车也总有市场。“饿了么”送餐员苏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主要与国内某知名电动车品牌合作,员工可以通过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该品牌电动车。但只要存在选择的余地,送餐员往往更愿意自行购买更加便宜的车辆,这就给部分三无电动车进入一些行业提供了机会。

关于电动车安全隐患的报道频频出现,为何人们对它依旧青睐有加?上班族通勤,接送孩子,老人代步,外卖快递运输……在日常生活中,有许多“1-20公里”范围内的出行需要。在满足这些需求方面,电动车无疑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

同在西安交大的研三学生小朱却觉得,外卖小哥的电动车来总是姗姗来迟,“送饭还不够快。”

在武汉市繁忙的江汉路步行街江汉关路口,正值某工作日的中午时段,短短5分钟内,就有68辆电动车来回通行,其中15辆是快递和外卖电动车,10辆是载客车。其中有8辆电动车未按交通信号灯指示随意变道横穿马路,制造了一次次的“危险时速”。

这样的认知反差背后,是低速电动车(电动自行车、摩托车、三轮车、微型车等)的尴尬处境。一方面,电动车是不断增长的“刚性需求”,作为短途出行及运输工具,人们期望它更快更便捷;另一方面,它又是法理认可模糊的灰色地带,作为交通管理上的“黑户”,人民希望对它加强监管、杜绝滋生的安全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