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仍在向“航天强国”的目标奔跑

谭永华强调,从月球上“回”是难度最大的任务。“这个系统要复杂的多,包括轨道器、返回器、上升器、着陆器4个方面。它的采样、起飞上升、交会对接等任务都将是重大挑战”。

在全国政协科技界别小组会的间歇,今年60岁的周建平站在走道里接受了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谈到中国航天的未来了。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到2022年,中国将建成一座空间站,研究探索“大家关心的一些关于宇宙的重大科学问题”。

2022年左右,建一座空间站

他表示,我国的空间站跟国际空间站相比要小很多。“我们考虑到有所为有所不为,力求在最有希望产生突破的领域开展研究。中国的空间站可以扩展,如果今后有新的科学需要,我们可以继续扩展”。

“其实,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渗透着航天技术,比如广播通信、农业、气象、出行导航等。”包为民说,“通过航天技术,未来的信息技术可以实现天地信息一体化,传统地面网络的弊端是有死角的,如沙漠、海洋、山区等地方都没有信号。利用航天技术,手机终端网络就可以实现无死角的覆盖,改善我们的生活。”

探月计划下一步,取两公斤月壤回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我们还要利用空间站的微重力条件进行材料、生命科学、基础物理等方面的研究,因为地球上是不具备微重力条件的。此外,空间站还可以帮助我们研制新的材料,探索制造品质更高的产品。”周建平说。

两会期间,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多名代表委员,他们描绘了一张中国航天的未来图纸,在那张图纸上,不仅有宇宙空间站,还有载人探月计划、火星探测计划,等等。

3月11日,发射天舟一号的长征七号运载火箭运抵海南文昌发射场,而在遥远的北京,中国航天的未来发展也牵动着全国两会每一个航天领域代表委员的心。

那么,航天领域的国际竞赛究竟能给普通老百姓带来什么?

 

“长征九号是我们国家未来要发展的重点,也可能是人类历史上运载能力最大的运载火箭,它有140吨左右的近地轨道运载能力。”包为民强调,长征九号有望将我国的航天技术推到世界领先水平。

探月、火星探测以及今后我国将要进行的其他深空探测究竟有何意义?包为民表示:“我们要认识我们生存的宇宙环境,就跟认识地球环境一样。宇宙环境、深空环境对我们地球的影响是什么?这些还需要探索。航天的发展对于保障我们的生存条件有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

对于航天科技的未来,谭永华也表示,未来航天的商业化可能有多种模式,包括太空旅行、商业卫星、数据服务等方面。“一类像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它是拥有自己运载火箭的商业公司;另一类可以是不直接参与发射任务,仅进行相关数据服务的公司”。

对此,周建平介绍,空间站是一个在轨长期运行的大型空间设施,里面有很多科学实验、技术试验的设施设备,可以进行对太空的探索,可以帮助科学家研究人们关心的一些宇宙重大问题,比如暗物质、暗能量、宇宙大爆炸等,还有一些经典理论的研究都可以在空间站中实现。

包为民表示,计划在2030年左右实现长征九号运载火箭首飞,这是为了下一步的载人航天和深空探测做准备。“长征九号可以为载人登月、火星的采样返回以及其他航天探测任务提供更大推力”。

 中国航天的未来远超想象

“2019年12月,我国目前推力最大的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将进行第三发,也就是发射嫦娥五号。嫦娥五号的主要任务是要落到月球上,挖两公斤月壤回来,它承担着我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中最后一步‘回’的任务。”谭永华说。

“以前的长征二号、三号都属于第一代运载火箭,推进剂是有毒的,比如偏二甲肼、绿色四氧化二氮。现在,长征七号用的是液氧煤油推进剂,长征五号还带有氢氧发动机。这样,新一代的运载火箭就是以纯绿色的推进剂作为大推力。”包为民说。

据了解,嫦娥五号将实现我国开展航天活动以来的4个“首次”:首次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首次从月面起飞;首次在38万公里以外的月球轨道上进行无人交会对接;首次带着月壤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返回地球。

谭永华还透露,2019年我国将发射嫦娥四号,实现在月球背面着陆。“这是全世界的第一次,这对于通讯、导航等方面都是很大的考验。”

谭永华说:“我们现在处于从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迈进的阶段。如何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到了‘航天强国’,可以看运载能力、空间站建设、深空探测等指标,具备这些能力就达到航天强国的标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