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连化物所为依托筹建中国科学院洁净能源创新研究院,乃至最终建立洁净能源国家实验室,背后隐含着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思考。

“这几条线看似简单,如果分析技术可能性,一条线可以分解出二三十条。”刘中民解释说。

蔡睿1999年来大连化物所读书,2005年获得博士学位后赴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从事博士后研究,2019年再次回到大连化物所工作,现在已经成为分管知识产权、成果转化及产业化的副所长。

信念促一流

刘中民正在牵头中科院中长期(2021—2035年)科技发展规划战略研究工作中的能源领域专题,目前研究工作仍在继续,专家组已撰写了一份摘要提交中科院,并建议国家实施一批重大项目。

“勇争第一”“不服输”,可以说是大连化物所最鲜明的精神特质。它像一种符号,会时时浮现在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中,而这背后是抹不掉的忧患意识。

对于这样一种发展特色,早在1958年,中科院党组原书记张劲夫在视察大连化物所时即有过贴切的总结。他肯定了大连化物所的科研实践特色:任务带学科。

从90年代的生物工程项目到21世纪的燃料电池动力源、化学激光、天然气转化利用、煤制烯烃……

这一概括可以追溯到1956年国家编制《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时提出的“以任务为经、学科为纬”的规划法。

大连化物所副所长金玉奇1988年来所后,面临着做基础还是做应用的选择。后来他选择了由张存浩、庄琦、桑凤亭等科学家开启的化学激光领域。彼时,化学激光研究被纳入刚设立的国家“863”计划。“国家需要什么,大连化物所就紧紧跟随”,这是大连化物所留给他的深刻印象。

在大连化物所,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分界正变得越来越“模糊”。这与化学学科的特点有关。基础带有应用的影子,应用又有反哺基础的作用。总体方向就是:稳住基础,放开应用。

那么,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类似联盟性质的组织,如何保证大家互为补充,甚至形成更强大的合力呢?

上世纪60年代,将原来单一的煤、石油化工催化拓展到物理化学领域,衍生出有机化学、激光化学、分析化学等重要学科,不仅确定了大连化物所的名称,也奠定了其未来发展的内涵与方向。

随着世界能源科技的发展,大连化物所重新凝练、强化了学科方向,密切跟踪、积极布点,聚焦燃料电池与储能电池技术的研究,在国际上较早启动了太阳能科学转化及生物质转化研究,并逐渐将其发展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学科。

在共和国科技创新的浩荡队列中,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大连化物所)是一支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并重、应用研究和技术转化相结合,以任务带学科为主要特色的劲旅。她曾因在不同历史时期急国家之所急,而享誉“代代红”;又在当下风起云涌的国际科技竞争中奋勇争先、砥砺前行,被冠以“代代新”。

例如,在研究所召开的务虚会上,大家讨论最多的不是当下的成绩,而是未来可能面对的挑战。“外界看到我们如日中天的样子,但我们内部却一直在关注甚至焦虑未来5年至10年的发展问题。”蔡睿说。

1949年3月19日,大连化物所的前身——脱胎于南满中央试验所的大连大学科学研究所宣告成立。

张劲夫后来在不同场合反复讲,久而久之,这条经验被推广到整个中科院系统,并在全国科技界起到很好的示范效应。

“他们总能不断调整研究兴趣与方向,无论做什么都做得红红火火的。”金玉奇说,这就是大连化物所、化物人的传统与精神。

提到传统,不得不提大连化物所内曾争论一时的“两个口袋”理论。“两个口袋”比喻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

“所里有不少科学家,做军工、做基础、做应用,三条腿走路,而且走得很成功。”蔡睿说。

曾经,一代代大连化物所人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逐梦前行,为祖国科技事业发展作出了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应有的贡献。未来,大连化物所人科技报国初心不改,将继续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促进重大成果转化,争建洁净能源国家实验室,向世界一流研究所目标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