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9月,国际工联在巴黎举行成立大会,筹备这个会议的是法国共产党领导人多列士等人。我当时作为中国代表朱学范的助手,也来到了巴黎,并且见到了中国共产党方面的代表邓发同志。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李佩先生千古

 

 

光请老师远远满足不了当时的需要,我们还着手培养英语教师,在中国开创了应用语言学研究生班,从1979年开始招生,首届学生共有18个学员,后来他们都充实到了教学一线,解决了长远问题。比方说张一政、韩文盛等后来都成了研究生院外语教学的中坚力量。

李佩说,有意思的是,在找教师的过程中,许多“右派”被她找出来了。他们原来是北京大学或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被划为右派后或被关进监狱,或被发配到边远地区。当她最终说服研究生院同意将这些人调入时,原来的学校又如梦方醒,坚决不放人,结果他们又回到了原来的学校。

当时研究生院还招聘了一批外籍英文教师,美国人Mary Van deWater就是其中的一位。她为李佩带来了TOEFL(托福)试卷,李佩发现TOEFL考试更注重听力和阅读,她从中受到许多启发,并在国内第一个用TOEFL方式出考题。李佩还通过研究美国密歇根大学的英文试卷来改进她的教学方法。那时,密歇根大学对英语有特别的要求,研究生在通过标准考试后,还必须通过“密歇根Test”方可入学。

转折:花甲之年迎接人生第二春

1978年,中国科学院在全国第一个恢复了招收研究生制度,当年来自全国各地的800多名研究生聚集到了研究生院。我被调任研究生院外语教研室负责人,带领刚分配到研究生院的3位北京大学工农兵学员,开始筹建外语教研室。当时既缺少教员,又没有教材。我们就用了三种办法找老师:一是“挖墙脚”,请大学的教师兼职,请退休教师;二是到科学院信访办公室看有无求职的人;三是办应用语言学研究生班,自己培养师资。

在听力部分,李佩没有完全采用TOEFL的方法,而是增加了听写。在语言结构部分,多用填空、改错等方式。在阅读理解部分,考词汇的用法以及短文的大意。写作是就所给的题目,写出个人的评论,这可以看出表达能力的水平。这与李政道的思路不谋而合。CUSPEA项目物理专业试卷是英文的,李政道教授当时就嘱阅卷的各位教授们,注意考生的英语表达能力。

研究生院初建时,多数学生在大学学的都是俄语,而研究生院的多数导师熟悉的是英语。李佩要求研究生院的学生都要学习第二外语,她对第二外语要求是:“借助字典能阅读本专业的文献”。学习二外的期限是一年,78和79级的学生因为深感考入研究生院的机遇来之不易,学习都非常刻苦用功。不少人学了一年二外,对这门语言就基本能运用自如了。所以,当时有人把研究生院称作北京的“第三外国语学院”。

谈到未来,李佩说:“我的理想就是希望自己注意健康,过好每一天的生活,尽可能多为大家做一点事。我没有崇高的理想,太高的理想我做不到,我只能帮助周围的朋友们,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一些。”但是她也说:“有时候我连小事也做不了,比如说中关村的交通,骑自行车者横冲直撞,甚至撞倒过老院士、老科学家,我想拦住这些不讲公德的骑车人,问问他们为什么不遵守交通规则,但他们跑得太快了,我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