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②:1956-1962年王文采院士手绘的牦儿苗属彩色植物图。中国科协供图

“研究科学家的手稿,不仅能了解每一位科学家学术成长历程中的关键事件、重要节点和师承关系,更能厘清中国现代科学各领域的脉络,为进一步创新打好基础。”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张藜说。张藜同时也是“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的首席专家。

目前,“采集工程”已经搜集到黄纬禄、王文采、刘建康等400余位院士和专家的手稿、书信等实物原件资料7万余件、数字化资料20多万件和大量的视频、音频资料。

近日,一批老科学家遗留的手稿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其工整精细令人惊叹,字里行间流露出老一辈科学家严谨的治学态度。借助手稿等史料,人们仿佛能穿越时空与老科学家们对话,眺望科学精神的理性光辉。

实际上,一些老科学家的手稿能广为流传,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项“抢救”历史资料的工作。这就是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联合中组部、教育部、科技部等11个部委于2019年启动的“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这项工程着眼于80岁以上、学术经历丰富的两院院士或有突出贡献的老科学家,力求真实反映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中国科技发展的情况,丰富我国的科技史文献。

“科技梦·中国梦——中国现代科学家主题展”和“共和国的脊梁——科学大师名校宣传工程”就是中国科协牵头对这些史料整理“输出”的重要成果。

 老科学家手稿:传递严谨的治学之风

图①:1956-1962年王文采院士手绘的牦儿苗属彩色植物图。中国科协供图

“科技梦·中国梦——中国现代科学家主题展”上,参观者在瞻仰老科学家事迹。新华社发

记录共和国科技进步的足音

比如,古植物学家、地质学家李星学院士一辈子信奉“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他留下的一摞摞纸质手稿,虽然已经泛黄,字迹也淡了,但是他对华夏植物群,包括大羽羊齿类植物和东亚晚古生代煤系研究的重要成果从未被人遗忘,这些成果在国内外赢得了盛誉。

而曾经获得过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的有机化学家蒋锡夔院士捐赠给“采集工程”的1708件实物原件,包括他回国后早期的科研工作随笔、对一些科学问题思考的工作手册、与国内外著名科学家的数千封来往书信,还有他从中学时代就开始记录的36本日记,共达2987页。这些手稿记录了他从美国华盛顿大学回国之后,投身我国国防的绝密军工项目,先后主持并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代氟橡胶、氟塑料产品等重要贡献,如今,这两种材料已经广泛应用于军工和民用领域。此外,实验心理学家周先庚先生、地质学家谢学锦院士、肿瘤遗传学家吴旻院士等人也都留下了丰富的手稿。张藜认为,这些完整而系统的历史资料,不仅是他们个人学术生涯的完整记录,更是现代科学技术相关领域百年来在中国发生、发展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