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已成为掠夺性出版商“之家”。掠夺性出版商是指那些乔装成合法科学出版物,但刊发很少或没有同行评议的论文,同时收取作者高昂费用的出版商。很多观察者认为,这些可鄙的出版者吸引了大量来自学术界外围机构的可能没有科学价值的论文的青睐。但一项新分析显示,许多刊登在掠夺性出版物上的“弱科学”论文来自印度一流研究机构。

由此可见,“经费机构应当十分注意论文刊登在哪里。他们必须更认真地工作,找时间读一读这些论文,而非简单地计算发表论文数量。”贝拿勒斯印度大学细胞遗传学家Subhash Chandra Lakhotia说。

近日,有研究揭示印度的问题出版者和普通研究人员存在一种共生关系。有调查显示,前年在掠夺性出版物上发表文章的262位作者中,35%的来自印度。

Seethapathy团队发现,其中一半多的论文的作者来自公立和私立大学:滋生普通研究的温床。而且,约有11%的论文来自印度一流的公立研究机构,其中有数十篇论文的作者就职于印度农业研究委员会下属研究机构。日前,相关论文刊登于《当代生物学》期刊。

为了更深入调查,挪威奥斯陆大学药物化学研究生Gopalkrishnan Saroja Seethapathy和同事随机从350本期刊中随机抽选了3300篇印度作者为第一作者的论文。这些期刊均被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图书管理员Jeffrey Beall认为是掠夺性出版物。

该发现将人们的关注点转向印度评定研究人员“重数不重质”的学术文化环境。印度生物技术部部长K. Vijayraghavan表示,在生命科学领域这尤其是个大问题,并且改善也需要时间。“总体而言,在生物学领域,人们追求数量而非科学。这是个大问题。”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