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科教资源丰富,拥有高校90多所,各类科研院所上千家,科研人员达40多万人。在刘忠范看来:“如果是单纯地再建一两所研究机构,在机制上理念上与现有的高校研究院所没有差别,那是在‘1000’的基础上再加‘1’,对现有的科研格局不会带来任何改变,也不会产生切实的意义。”

换言之,企业把研发中心建在专业研究机构里,由专业人员负责研发中心的运行。企业负责提供稳定的研发经费支持,研发成果由双方共同拥有,并优先落地到代工企业,双方按约定的比例分享成果转化带来的利益。

因此,新型研发机构体现在运行模式和理念上,必须要“新”。而这需从建设新型研发机构的初衷出发,要从产业需求角度考虑问题。

刘忠范表示,作为新型研发机构的探路者,北京石墨烯研究院尽管成立时间很短,但已显示出强大的人才吸盘效应。

在模式和理念上要创新

近年来,国内多省市提出布局建设新型研发机构。然而,对新型研发机构认识不到位、没有强有力资源匹配、缺乏清晰的建设思路等,新型研发机构建设并不尽如人意。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从现实来看,让企业研发能力短期得到快速提升并不可能;而大学和科研院所的科研立刻实现以市场为牵引,也不现实,也不应该是大学的定位。刘忠范认为,这要发挥政府的职能,让企业和大学等科研机构结合起来,开展协同创新。

石墨烯研究院.jpg

在承载国家意志方面,研究院立足石墨烯基础前沿与变革性技术、石墨烯产业的材料基础与装备、石墨烯核心应用技术等方面,致力于解决“卡脖子”问题。在对接市场需求方面,立足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培育、航空航天及国防需求等,致力于解决科技与经济“两张皮”问题。

实现“双轮驱动”

《“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要培育面向市场的新型研发机构,希望通过战略性科技创新领军人才领衔,采取与国际接轨的治理模式和运行机制,协同多方资源,开展基础前沿研究和共性关键技术研发,通过产学研合作,提升产业竞争力。

而北京石墨烯研究院提出的“研发代工”新模式,“让科学家和企业家同乘一条船”,是在体制机制创新方面的重要尝试,旨在解决企业研发能力不足、科研机构成果转化率低、以及科技与经济“两张皮”等难题。

例如,北京石墨烯研究院与某企业合作生产粉体石墨烯材料。“我们有技术,但没有规模化生产的能力。企业有规模化生产线,企业成为我们的生产基地,我们则为企业提供研发能力,优势互补,融合发展。”刘忠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