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们对此自然很有感触。任教于华东师范大学的一位年轻教师说,让“80后”“跃上”博导岗位,实质上是向全体教师发出一个信号:在学术面前人人平等。说白了,它针对的是很多大学里严重的“论资排辈”问题,一些教授凭着“资深”掌控了过多的学术资源,而“青椒”(青年教师)们被挤压得日子很难过。“谁有资格接课题、拿经费,谁能指导博士生,就应该凭教师的实际水平,而不能论资格、讲年龄。”

天津大学选博导“70后”和“80后”占三成引质疑  

 

 

 

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顾云深教授介绍说,这批副教授博导大多从事数、理、化、生等基础学科的科研教学。与人文学科不同,这些基础学科培养博士生自有特点,往往围绕一个具体的前沿课题的研究展开;而自己身处前沿的“70后”、“80后”博导,更适合做博士生的领路人。

理由一:博导其实只是个工作岗位


学生们认同这种做法。“现在选博导,与其选名气大的,不如跟科研能力强的,这样可能更有前途。”一名博士生直言,在很多大学的理工科,不少年轻讲师、副教授在教学和科研上的“生产力”高过资深的老教授、老博导。从科研规律看,30岁至40岁是搞科研的人的黄金期,比如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尽管拿到奖的时候已经七老八十,但获奖成果却是在三四十岁时做出来的。由此而言,让“70后”、“80后”当博导,不仅不是“破格”,而是“必须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80后”当博导?请给个理由

 

 

 

理由二:力推学术新人是“必须的”

 

 

更多阅读

天津大学最近新选聘的博士生导师中,“70后”和“80后”占了三成,立即引起议论纷纷——

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副院长顾祥林教授指出,大学教师梯队中固然应该有少数冒尖的“80后”当博导,但不宜人为地大面积推广。“带教博士生,导师的综合能力包括人文素养、社会经验,比单纯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更重要,而年轻博导容易有所欠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