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国家战略,我们管不了!”当记者问一千二管理站的副站长宋日荣,在保护区内取土、并在保护区的边上建化工厂,会不会影响保护区里的鸟类时,他只说了这么一句。

此外,对于当地居民来说,还存在着一个潜在的危险。黄河三角洲地势一马平川,一旦风暴潮来袭,就会深入到内陆地区,淹没大片的乡村城镇。1997年风暴潮爆发的时候,就把地处保护区腹地、离渤海相对较远的一千二管理站全淹了。“现在海边建起这么大一片化工园,如果风暴潮来袭,化工厂里的危险化学品发生泄漏的话,造成的污染真是不堪设想。”“无所谓坚持”表达着自己的忧虑。

 

路旁的湿地与不远处“点天灯”的化工厂形成鲜明的对比。科技日报记者 钱炜摄

保护区面积究竟是否又有新变化?除了基于地图的推断,现实中,管理局的那位相关负责人基本证实了这种猜测。他用铅笔在地图上北部保护区的东边区界内,划了一条差不多笔直的线,“这一片原本属于保护区的地方,现在已经被划到了东营港。(建化工厂)是为了当地经济的发展,是已经得到默许的,我们也很无奈,想顶也顶不住!”

 

中国最大湿地科学园在鄱阳湖开建

“‘点天灯’肯定会影响鸟类的迁徙”

 

 

我国成立东部湿地鸟类迁徙保护网络

 

 

当地一位经常在保护区拍鸟的摄影爱好者告诉我们:“以前一到冬天,来这里过冬的天鹅就像草原上成群洁白的绵羊。开车从这里经过,就会惊起路边的天鹅。但这两年,在这一带很少能拍到鸟儿了。”

 

再过一会儿,西边的马路牙子上每隔一段就会出现一块水泥牌子。牌子不知被谁涂上了白色涂料,有的还被刷上了“彩钢、打桩”的小广告。

调查中,记者将保护区地图与东营港经济开发区官方网站公布的开发区规划总图相对照,惊奇地发现,二者标明的保护区东部区界竟有明显不同,开发区与保护区的面积有一定的重合。换言之,若按后者的图示,保护区范围将比以前有所减小。但根据记者在相关政府网站上的检索,近两年却并无该保护区范围调整的信息。


一边是天堂,一边是……

 

 

 

《自然》通讯:关注中国湿地和水鸟

 

“现在是南边保护区的名气大,外地来观鸟的游客大多都去那边,而知道我们这里的人却很少。这片保护区就像是被遗忘的角落,而现在,被遗忘的的这块湿地就要成为‘失地’了!”“无所谓坚持”说。

地处黄河三角洲的仙河镇自然环境十分优美,2002年还获得了“全国环境优美镇”的称号。但化工园的兴建,却让人们开始感到不安。据记者了解,离化工园更近的胜利油田桩西采油厂维修大队,已向上级单位提出了集体搬迁的书面请求。

从地图上看,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划分为南北两块不相连的区域。其中南部为黄河现行入海口的两侧,北部为1976年以前黄河刁口河流路入海口的两侧,设有一千二管理站。记者此次来到的,正是北边的保护区。

 

事实上,早在2002年,保护区曾经历过一次区界和功能区的调整。调整后,保护区总面积不变,但一部分核心区被改为缓冲区和实验区。从当时国务院发布的通知可看出,调整主要是为油田开发让路。

与此相关的一个大背景是:2009年12月,国务院正式公布了《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发展规划》。东营市,正是被这个国家战略规划包括在内。

实际上,根据环保部于2009年下发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规范化建设和管理导则(试行)》,“严禁在自然保护区从事采矿、采石、采砂、烧窑、冶炼、拌洒毒药等破坏景观、污染环境的活动”。在保护区内取土,显然已违反了这一规定。

 

这一次,由于当地经济的发展,这片湿地的命运再度被置于风雨飘摇之中。

 

 

 

新建化工园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仅一路之隔,保护区里的土被挖出运到化工园填地,附近居民几乎天天被工厂的异味熏得头晕脑胀……这是发生在山东省东营市的一幕——

 

该保护区有两大亮点:湿地和鸟类。据资料显示,区内有鸟类296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有丹顶鹤、白头鹤、白颧等10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鸟类有49种。在世界15种鹤类中,亚洲有9种,而保护区就占了7种。这个素有东亚鸟类的“国际机场”之称的保护区,是东北亚内陆和环西太平洋鸟类迁徙重要的中转站、越冬栖息和繁殖地。

 

潜在危险让当地人不安

 

 

更多阅读

从化工园出来回到先前的土路上,几辆运土车载着满满的土从保护区里开向工地。好奇之下,记者的车子驶进保护区,只见一大片光秃秃的“盆地”两边,堆起高高的土垅,与四周的环境明显不符,看上去就像是湿地里的一大块“伤疤”,远处还有一台挖土机。显然,那些车是把刚刚从保护区里挖出来的土,运到化工区填地。“无所谓坚持”后来告诉记者,这样的“倒土运动”从2008年夏天就开始了,有段时间运土车天天一辆接一辆,现在已过了高峰期。

 

 

界碑的后面,正是“鸟的天堂”——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而界碑的对面,则是另外一个世界——推土机、吊装机正在紧张工作,运土车往返其间,扬起漫天黄土,旁边是大片刚平整过的土地,不远处,还有一座座崭新的厂房、烟囱。

 

 

甘南湿地萎缩沙化 “黄河之肾”或成第四大沙尘源

世界自然基金会报告:长江湿地保护面临严峻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