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认为,“科研孤儿”的形成原因是多方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