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IT和互联网领域,早年贝尔实验室研发的半导体晶体管技术,以及高锟成就的光纤通信技术,被认为是两大科技支柱。王淀佐说,这足以证实高锟作为一位科学家的远大目光。

 

高锟常奔走于内地,在很多国际学术交流合作、内地与香港的交流与合作的活动中,常能看见他的身影。

 

 

一位有远见的科学家

“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

 

 

近几年来,由于高锟身体状况不佳,两人见面的机会不多,当王淀佐从新闻上得知高锟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后,为高锟感到高兴。他对记者说:“我很想借助这个机会,向远在大洋彼岸的高锟先生致以衷心的祝愿和老朋友的祝福。”

 

从高锟获奖想到的

 

 

 

 

 

“作为华裔科学家,高锟热心于中国科技教育事业的发展。在他任教并担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期间,致力于香港和内地的科技交流与合作。10年前,世纪之交之际,香港科技界筹备成立香港工程院,高锟出任首届院长,曾与中国工程院共同主办两次科技论坛,研讨两地发展高科技产业等问题,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王淀佐说。

 

 

在王淀佐看来,高锟的成就充分体现了一位科学家的远大眼光和非凡的综合能力。

当高锟最早提出用光纤传输可以代替电的时候,很多人表示质疑,然而他通过多年努力和坚持,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高锟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多年,一些人也曾经怀疑过他是否能够担负起这样的管理工作。王淀佐认为,高锟的校长工作做得很成功。著名教育家梅贻琦先生曾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高锟的胸怀和眼光,使他为香港中文大学延揽了不少优秀人才,为学校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王淀佐的印象中,对高锟第一眼看来,就给人一种文质彬彬和谦谦君子的感觉。交往一段时间后,会更深地感受到他的友善、谦逊,有极高的文化素养,具有科学家的风度。王淀佐说:“他充满智慧的眼神与和蔼的微笑,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愿意与他交谈接近,成为20年来时相过从的同事和朋友。”

王淀佐认为,高锟的治学过程,折射出悠久的华夏文化精神。著名国学家王国维先生曾用三句古代诗词描述学者治学的三个阶段和意境。

 

 

 

第一个阶段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高锟率先提出光导纤维的思路,可谓意境高远,高瞻远瞩;第二个阶段是“衣带渐宽终不悔”,说的是作研究锲而不舍的精神,高锟正是以这般执著展开多年的工作;第三个阶段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高锟先生从1966年发表第一篇光纤的文章,历经40余年,终于朝花夕拾,实至名归地成为诺贝尔奖得主。

高锟本是学电机工程专业的,而他取得的成果却在电子学与信息科学方面,他的成就证明了他有着很强的物理和材料学基础。玻璃纤维本是一种结构材料,很早就开始使用,主要用于抗拉、抗压,或作为编织材料使用。高锟的研究则把玻璃纤维开发为一种功能材料,使它具有传导信息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