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用三国说话。曹操引进了很多人才,刘备也因人才的助力独霸一方,不过真梳理一番那些厘定江山的侠士,您会发现几乎全部是自家田地里生长出来的才俊,像周瑜、陆逊,司马一统天下的邓艾和钟会更是自己培养的,倒是孔明招揽的姜维反因环境羁绊几乎罹患抑郁症,末了只能望天长叹。

未来的制高点取决于人才,这种认识应该说已有共识,本也无可厚非。有意思的是,不久前人们多发力于“人才培养”,著名的像某地“培养五十个乔布斯”的宏伟计划,现而今应该是深刻认识到了人才培养的不易,转而“挖角”他乡别院才演化成真实的故事。

若是盐碱地,您购买、播撒什么种子会有多大意义呢?!

 

 

此种另类“伯乐”谋划自然会带来一些短期效应,比如先到一个地方拿安家费,弄到房子后又到另一所学校再来一次。还有就是重复性、短期性的科研成果仅只是随着“人才”漫游,并未长出更多的花朵,等等。对此类短期行为附带的痕迹暂不做评价,实际上“博士”是否普遍适应“副处级”领导岗位,或者说那些非高校的地方人才引进或有不如意已经有现实的回应。只是本着“千里马骸骨”方略,急迫的人才战略恐怕一时难以停下脚步。

如果撇开环境,无论是出于短期功利还是长期谋划,一时“人才”的占有实质上不大可能演化出预期的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