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音kōng hóu):中国古代传统弹弦乐器,最初称“坎侯”或“空侯”,在古代有卧箜篌、竖箜篌、凤首箜篌三种形制。现在全国专业的箜篌人士屈指可数,会弹箜篌的也大多是由竖琴或者古筝改学的,目前箜篌专业只有中央音乐学院等极少数高校开设。

  央视综艺节目带火箜篌

  昨天,记者采访了这个1998年出生的姑娘。

  杨柳通过全省音乐统考进入杭师大钱江学院,在选择主修乐器时,她依然选了自己最爱的箜篌。为什么坚持学这么冷门的乐器?姑娘的回答很直白:“学的人少,竞争小啊。”

  当时,杨柳立刻联系了视频的主办方,巧合的是,那个讲座的发起人就是杨柳后来大学专业课老师陈莉娜。

  箜篌最辉煌的岁月是在汉唐时期,即使在民间也很流行,甚至会弹奏箜篌是衡量一个女子有才学的标志之一。未来,杨柳想要成为箜篌的传承者,通过新型媒介的传播与教育推广,让更多人听见箜篌之声。“我的老师在宁波推广箜篌7年多了,现在包括鄞州中学在内,有很多小朋友爱上了这个古老的乐器,宁波鄞州中学的箜篌表演还上过央视。老师是我的榜样。”

  “未来,如果有类似的孩子,我们欢迎更多‘杨柳’选择报考我们学校的音乐表演专业(乐器方向)。”徐溪说。

  高二才开始练乐器

  现在,杨柳的公共课是和其他学生一起上的,但专业小课算是量身定制。学院还聘请了箜篌青年演奏家陈莉娜,作为学院外聘教师,专门来教这个学生。而杨柳也成为了浙江省第一个在专业类院校以箜篌为主修乐器的学生。

  徐溪说,除了学生本身的诉求和热爱,学校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虽然在办学成本上需要投入更多,但我们一直在挖掘、保护和传承类似的民族乐器项目,这也是为了让非遗文化真正焕发生机”。

  杨柳读大一的时候,箜篌还很少有人提及,她坦言曾一度考虑过毕业转行的问题。但这几年,让她欣喜的是,箜篌慢慢热起来。

  “我很开心,感觉一直等待着的机会终于来了。”杨柳告诉记者,和她同一个专业老师的学弟学妹,最大的读高一,很多都是小学生,“再过几年,学箜篌的会多起来。”

  杨柳是杭州人,在她的房间里,除了箜篌,还有电贝斯,平时除了弹琴,还爱玩滑长板、露营、户外登山。

  父母都是工薪族,杨柳学箜篌,给家庭增加了很大的经济压力。首先是买琴,由于生产量少,箜篌价格比较高。杨柳高中用的箜篌是苏州产的,价格几万元,读大学后又购入了一把更好的,这把沈阳产的箜篌价格就更贵了。其次,会箜篌的老师太难找了,杨柳的专业老师住在宁波,她不得不杭州、宁波两地跑。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这是东汉乐府诗《孔雀东南飞》的开头。里面提到了一个古代挺流行但现在已经少见的乐器——箜篌。

  一把琴最少要几万块

  初识箜篌,是在杨柳高二那年。“记得那天,我看到了一个视频,是中央音乐学院的箜篌教授崔君芝主讲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乐器,在此之前,我对箜篌的了解只是出现在武侠小说里的‘神器’。在视频里,老师展示了华丽的演奏技法,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乐器。”

  姑娘想成为传承者

  全省第一个主修箜篌的学生

  对于学箜篌,家里长辈其实不太认同。“我爸是学经济的,他会抱怨我学音乐不靠谱,说我学这个高投入低产出,怕我毕业后没有固定工作。他有时言语上还挺严厉,幸好嘴上骂归骂,行动上还是支持、包容我的。”

  从那次网上一见倾情后,杨柳就开始学习箜篌。

  杨柳今年大四,自然要考虑就业问题,“我爸妈属于工薪阶层,我学琴已经花了不少钱,所以我暂时不考虑考研,想先工作,自己赚钱,有一定积蓄后,再考虑深造。这个暑假,我参加了一些表演活动,比较大型的演出的酬劳有1000~1500元,我已经攒了几千块。”

  如果你只看杨柳演奏时的照片,会以为她是个性格温婉的文静女生。但当你发现她右手上的文身,就能窥到她那颗摇滚的心。“传统和潮流结合,是让喜欢的事物共存,我觉得有想法要尽量去尝试。”别看杨柳身材娇小,却有着用不完的热情,“熟悉我的人都叫我‘柳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