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北京在服务雄安新区发展方面具有地理空间上的便利性

高等教育规划的核心包含理念确定、方案选择、拍板和决断三个部分。只提出思想还不够,还需要切实可行的方案。当方案和备选方案成形时,就需要负责部门的魄力和决断力。依托众多的智力和教育资源,北京不仅要为雄安高等教育提供丰富的发展理念,而且也需要为雄安提供一套甚至多套具体的规划方案。当方案设计完成后,政府等有关部门便可通过政策程序逐渐形成决议,选择所要遵循的高等教育发展理念和战略方案。这就是北京服务雄安高等教育发展规划的基本节点,或提供思想,或提供方案,亦或是在决策前进行一定的舆论宣传。

大学要发展,学科平台就是发动机。[4]学科平台是什么?这仍有讨论的空间。但从世界一流大学的历史发展经验看,平台或者是指重点实验室(如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或者是指享誉全球的学派(如包括芝加哥学派、社会学派、建筑学派等在内的芝加哥学派),或者是国家级的重点学科及国家级创新团队等。平台如同阵地,有了阵地就有打胜仗的希望。大学发展也是这样,没有平台的规划和设计,就不可能有未来大学的大发展。雄安新区的大学,绝不是简单地增添一两所学校,也不是是否要进入“双一流”建设的名单。它很可能是一个快速发展的“中国新模式”(类似香港科技大学[5]、英国华威大学[6]和韩国浦项科技大学[7]),快速、成功地与城市实现和谐互动发展,必然是其傲视群雄的突出特点。如同战争时期的延安抗日军政大学[8]、1974年恢复发展起来的湘潭大学[9]以及哈尔滨工业大学[10],雄安大学的快速成功,也一定是我党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良传统在当今时代的体现。

[7]李明忠.“小而精”:后发新兴世界一流大学的特色发展战略—以韩国浦项科技大学为例[J].中国高教研究,2019(8):45-49.

1.服务雄安,切忌“越俎代庖”

3.为雄安大学引进高端人才“穿针引线”

[8]苏志明. 抗日根据地的高等教育研究(1937-1945)[D].北京:中共中央党校,2019.

北京在服务雄安新区高等教育战略规划的同时,也有必要继续保持自己的发展势头,不断创新,为建设世界高等教育新高地而努力。北京在服务雄安高等教育发展时,要坚持以下三项基本原则:

[5]牛欣欣,洪成文.香港科技大学的成功崛起— “小而精”特色战略的实施[J].比较教育研究,2019,33(11):62-66.

雄安高等教育的学科平台规划是全局性的,要有国际视野,至少涵盖以下三点:第一,明确雄安未来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如发展生命科学与健康事业;第二,汇聚全球高端人才,让平台吸引人才,让人才提升平台;第三,体现国家外交发展新需求,如对“一带一路”倡议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模式的影响。平台或平台集群一旦发展起来,雄安高等教育就有了“发动机”。北京不仅拥有全国最多、水平最高的学科平台,而且与全球一流大学的学科平台保持最为密切的往来和合作关系。借助北京地区学科平台的建设经验,谋划、搭建雄安高等教育发展的学科平台,不仅具有现实性,而且具有空间和地域上的优势。

1.北京应想中央之所想,急中央之所急

4.为雄安大学选聘校长和其他领导人提供服务

2.帮助雄安,信心重于资源

3.两地要合作,更要形成竞争态势

[3]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公布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的通知[EB/OL].(2019-09-20) [2019-03-18].

北京服务雄安高等教育人才建设,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谋划人才引进的政策和机制。雄安的高等教育人才,应该与新区整体人才引进政策相一致。但对于大学专家和教授的引进,要差别化考虑,甚至超越新区的整体人才政策,即在政策上划出特区。北京有条件、有义务为雄安提供人才引进政策方案及备选方案,供新区政府审议和选择。第二,提供人才引进的线索。北京高校的师资不仅来自世界各地,而且也有很多教师来自世界排名前一百的大学,他们的人脉网络涵盖各个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让他们为雄安推荐人才最为合适。但如何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如何确保所提供的人才引进线索有较高成功率,这也需要创新的方法和政策。为举荐者提供奖励,是众多激励举措的基础。第三,充当雄安新区与人才间的斡旋者或建言者。雄安新区求才若渴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若没有中间人的贡献,仅凭坐在办公室里发布网络招聘公告的方式开展人才引进工作,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难以吸引到高端人才。北京地区的高校有着范围最广的交往圈子,若能扮演“建言者”和中间人角色,将极大地缩短雄安与高端人才之间的距离,提高人才引进的成功率。

[4]周宏敏,熊文,陈伟,等.“双一流”背景下的一流学科平台建设思考[J].实验技术与管理,2019,35(3):23-24,28.

对接雄安新区规划建设,共同促进新区发展高等教育,既是党中央的期望,也是北京自身城市总体规划的内容之一。基于便利的空间条件和优质的教育资源,未来北京发挥辐射带动作用,服务雄安高等教育战略规划,对于构建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体系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作者:洪成文 王菁 牛欣欣,单位: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

当然,顶层设计总要起步,而北京的贡献到底有多大潜力,应如何发挥其作用等问题还不好预估,但有三项基本因素值得考虑,即参与前期调研、设计首份高教蓝图、动员和整合第一批重要的办学人力资源。北京的参与形式,或是零星式的,或是整体性的。但整体性的参与,要逐步取代每一所学校个别的零星式贡献。毕竟,雄安不可能成为首都高等教育的复制,雄安也不可能成为大学城,各分一块,各自为政。整体性的贡献必须有政府的“手”,必须有北京市委市政府的“一号文件”②,必须有来自雄安新区的真诚邀请。北京市要把雄安的高等教育规划提高至比自己分内事务更重要的地位看待,雄安更要把北京视为最重要的高等教育发展合作伙伴。

注释:

雄安距北京仅仅120公里,高铁半小时的车程。除了保定市,任何城市到雄安新区都不会有如此便捷的交通。服务雄安高等教育发展,北京专家来得最快,时间成本最小,差旅费用也可能是最低的。因此,雄安不能“放弃”北京而不用,北京也不能摆谱“拿架子”。二者的合作既是中央的期望,也是历史的机遇,不能以“你们家”“我们家”来区分。雄安要想动员北京的资源,如同寻求兄长提供帮助。北京也要主动帮助雄安,像“亲兄弟”一般。这就是我国教育政策的杀手锏—手拉手。在响应中央号召,帮助西部发展高等教育方面,北京一直积极配合中央的“手拉手”政策,不仅作出了贡献,而且积累了经验,如清华大学对口支援新疆大学、北京大学对口支援石河子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对口支援新疆师范大学等。北京要充分利用好自己的空间便利,加大对雄安高等教育的谋划力度。

[2]国家实验室[EB/OL].[2019-03-16].https://baike.baidu.com/item/国家实验室/3082483?fr=aladdin#reference-[3]-881635-wr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