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批判旧教育,提倡为大众办教育

吴老为国育才的思想可追溯到20世纪初。当时,吴老就提出“吾人当及时为国家育人才” [1]“以期养成健全之国民” [2]等。早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吴老就开始按照无产阶级的思想,根据中国革命的需要,进行改造旧教育、创建新教育的探索。[3]在1940年的一篇文章中,他批判旧教育只能教人一些空洞的思想,甚至几句无聊的文章,而这些思想和文章对于实际生活没有用处,还不如做石匠、木匠可以学一点手艺。他说:“大众也不愿意进学校去学习,而学校也只是为那些有钱的‘上等人’服务,使他们好去做官来压迫老百姓。因此,中国的教育,多年来是和大众没有关系的,因此中国也才成了没有力量的国家,作了世界各强国的半殖民地。”他认为大众的进步或落后并不在于生性聪明或愚蠢,而在于教育的好或坏。教育好的国家,那么人人都有力量而国家也有力量;教育坏的国家,那就人人都没有能力,或能力很小,因此国家也不能强盛起来。[4]针对旧教育“只懂做八股,不跟现在事情发生关系”的弊端,吴老提出教育应该“为社会服务、对人民负责”。作为校长,吴老在阐释华北大学“忠诚、团结、朴实、虚心”的校训时强调要“忠诚”,他说:“尽己力谓忠,就是说要尽我们的力量,老老实实,为广大群众服务,不辞劳苦,不怕困难,为社会服务。诚就是诚实不欺,不自欺欺人,说话做事都要有信用。我们言行一致,表里一致,我们的一切言行完全对人民负责。” [5]

《北京教育》杂志

[18]宋涛.永远怀念吴玉章校长[C]//纪念吴玉章同志逝世40周年.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校史研究室,2006:62.

参考文献:

[20]黄达,毛佩琦,任兆文.吴玉章与中国人民大学[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1996:61.

[11][19]程文.吴玉章教育思想与实践[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1992:8.

关于吴老综合中外古今的有益经验,在实践中探索创办社会主义大学方面的贡献,教育部原部长蒋南翔曾给予高度评价。他说:“我们要建设新中国的新型大学,显然不能走旧中国盲目抄袭欧美的老路。……由于吴老创办过老解放区的高校,又有在旧中国办教育的经验,对苏联教育也有相当的了解,因此他能比较全面地贯彻执行中央的上述方针。在他的主持下,中国人民大学在系科设置、教学内容、教学组织、教学方针、科学研究、师资培训等方面,都根据我国的情况和需要,吸取苏联经验,也得到苏联专家的帮助,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关于学习苏联,他强调对待外国经验,不能生搬硬套,不能搞教条主义,这些意见,在今天来看,仍然是很可取的。”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