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作家都有他们的优秀品质存在,你仔细品读了好作品,这些优质的营养就会成为你的健康生长素。同样,当你将优秀营养化为己有,你也会成为更为优秀的人。这里就可以改一下蒲松龄先生的名言了,原文是“书痴者文必工”,我们加一句,成为“书痴者人必才”。(作者章仙踪,供职于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系湖南省教育督学,湖南省寓言童话文学研究会理事)

第三个是源于科普的博物。写文章,讲事理,如果仅仅停留在生活的浅表,用模模糊糊、不求甚解的状态来表现世界,那不会形象生动,缺少打动人心的力量。就像一幅画作,粗线条的内容完成了,还得精心描摹,要有细节,要画龙点睛,要突出事物的具体特征,包括细笔的勾勒、色彩的晕染,包括题诗、落款、盖章等等。我们细读《信誓旦旦》一书,包括谢璞先生的其他作品,就能发现文章中饱含着作者的博物思想和理念,这是所有热爱生活的人们才具有的精神理念。山里的孩子爱大山!一个热爱山林的孩子,眼中装着美好事物,基本上不会只说“有一只鸟飞过”“有一朵花开了”的话,他会讲得更具体、更绘声绘色。看看《相知》开篇描写山里动物时,写到的有哪些:竹鸡子、杜鹃、画眉子、山阳雀子、鹞鹰、野鸡、猎狗、长嘴巴野猪、岩棒蛙、小松鼠、鳝鱼、麂羊等等。文中有一小段写到“我”跟随相知姐姐到山里吹笛子的故事,作家写到的奇花异草就有五加风、猕猴桃、奶浆草、麻杆鬼蘑芋、七色莲、蔓萝果等等。我们描写各样熟悉的环境与事物,就必须具备相关的知识,让人物与故事在你书写的相应环境中活动。掌握博物知识,增长常识,就会增强文章的吸引力、感染力和影响力,就不会因知识的匮乏而犯错,也不会使文章干巴巴的味同嚼蜡,令人生厌。在当下,其实博物生活、博物阅读正成为流行,重读经典,悟道这个博物理念,会对于我们的生活产生更多美好的体验。

第一个是比喻加持的生活。曾选入全国中学课本的谢璞的散文《珍珠赋》,就是一个反映洞庭湖区劳动人民有着珍珠般的美好心灵、有着美好的为国奉献精神的巨大的比喻。美好的人生有时也是一个巨大的比喻,相当于我们给某个人贴上的那枚恰如其分的标签。读《相知》一文,就能看见,在坏人眼里,“秋喜是冷堂小土地,破纸没人烧一张”;可是在相知心里,“秋喜哥好比高山楠树枝枝叶叶根根香,里外是人是正梁。他人穷骨头硬,金子比不上他好心肠”等等。美妙的比喻扑面而来,美不胜收,确实使小说的文字力量成倍增加。

寻找好书,有时是一件曲径通幽的美事。花城出版社1982年版的“潮汐文丛”中,有一本题为《信誓旦旦》,作者是当时年富力强的文学湘军代表人物谢璞先生。

在这本小说集中,有一篇短篇小说《相知》,从中除了可以体会美好,获得力量,还可寻到另外三样宝物。

读书就是在一张藏宝图里不断寻找新的宝藏。最好的书籍,必定是在直面世界、惩恶扬善、抚慰人心的基础上,给读者以无穷的热爱生命的勇气和力量。

第二个是湖湘特色的山歌。这个在寻常文学中并不常见。通俗易懂、行云流水的山歌,歌唱生活的喜悦、劳动的欢乐、美好的爱情,也批判社会上不合理的现象。山歌看似普通简单,甚至识字不多的聪明山民也可以出口成章,但饱读诗书的文化人,与人民群众丰富多彩的生活接触不多的人,却不一定拿得上手。电影《刘三姐》里就讲了这样的故事,你翻遍诗书找山歌,那些编入书籍的山歌却可能是死的、陈旧的、固化的;而山民的山歌,像清澈的山溪水,出于自然,巧于应变,甘甜可口,可以见什么唱什么,唱什么像什么,本身就是活泼的、充满生气与活力的。《相知》的短小篇幅里,大大小小的山歌,不下50首,表达了主人公的心思,推动着故事的进展,反映着世间万事万物的形态和特点,是作家通过扎实的采风,汇聚了大量山民智慧与汗水的心血之作。听听老百姓唱的俏皮的山歌:“听过相知开口唱,煮饭忘记滤米汤,猪栏里头丢牛草,牛栏里头喂猪糠。”看看秋喜哥唱的讽刺的山歌:“媒人嘴上抹茶油,花言巧语一口流,能哄猴子上树耍,能骗鸡公下水游。”听听相知在恋爱中唱的害羞的山歌:“金盆打水起漩涡,阿妹洗米用手搓,有心喊郎吃早饭,筛子关门眼窟多。”反映善良山民的爱恨情仇故事,有山歌衬托,自是贴合人心,突出特点,体现美好的最佳表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