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艳明认为,单一的一个梗或者说一个桥段不算抄袭。她说:“有的梗不是谁写出来就被谁垄断,比如‘跳崖遇高人’‘身负血海深仇的女子爱上了仇人’,这样的梗,不能说你写出来,别人就不能再写了,这样的情节模式一旦写出来就进入了世界文明的共同财富之中,别人也可以用。”黄艳明说。

  “洗稿”也罢、“融梗”也罢,在高科技面前统统相形见绌。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有的作者已经借助科技手段,使用写作软件自动生成小说了。而由此带来的问题已不是抄袭所能涵盖的了。

  晋江网是业内公认的打击抄袭最严厉的网站。黄艳明说,近10年来晋江网一共发现了1000部左右的作品涉嫌抄袭,其中400部是情节严重的抄袭。“情节轻微的,我们会要求作者删改;情节严重的,只能杀ID。”所谓“杀ID”就是封杀作者的网名,对一些已经成名的网络作者而言,ID被杀不但意味着名誉扫地,更意味着经济损失。

  借用好词好句容易判断,而抄袭别人的情节脉络就很难判断是否属于抄袭了。对于这种做法,网文界有专门的术语,称之为“洗稿”或“融梗”。

  “连错别字也一起抄”

  打一场反抄袭的“人民战争”

  “写作神器”来了

  在对抄袭者隐忍了多年后,知名网络作家匪我思存近日终于感到忍无可忍,从8月初起,她连续在微博上发声,指另一位网络作家的《甄嬛传》《如懿传》涉嫌抄袭《冷月如霜》等自己的作品。匪我思存称,后者不但抄袭故事梗概,连自己书中的错别字也一并抄了过去。当年她引用了一首古诗,但记错了,而同样的错误出现在其书中。匪我思存发表长文表示自己的诉求不是“钱”,而是“两件事情,一是抄袭者公开赔礼道歉,二是删掉抄袭内容。”

  对于目前网络上流行的做内容比对的“调色盘”,黄艳明认为并不靠谱。“单用调色盘是不能确定抄袭的,”她说,“网络小说多是模式化创作,许多情节模式是通用的。如果‘跳崖遇高人’这样的梗也被认为是抄袭的话,打击面就太大了。我们反对抄袭,也反对反抄袭的扩大化。”

  《甄嬛传》最初在晋江文学城上连载时就曾被网友发现涉嫌抄袭。根据2006年10月晋江网发布的公告,《甄嬛传》有大大小小30多处情节、语句和《斛珠夫人》《寂寞空庭春欲晚》《和妃番外》《冷月如霜》等相同或相似。晋江网总裁黄艳明近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我们当时判定《甄嬛传》的作者直接使用了别人的好词好句,但不足以影响整个作品的故事构架,算是轻微的抄袭。”最终晋江管理层做出让作者“修改雷同之处,向被抄袭者道歉”的决定。

  该事件迅速成为网络热点,参与转发、评论、点赞的网友超过30万。

  “我觉得,相比于传统意义上的抄袭,写作软件对网络文学的冲击更大。”黄艳明说,“如果大家都认为用软件写作不算什么,那么未来的局面就很难看了。大家比的就不再是创作能力了,而是软件的智能程度。将来人工智能越来越强大,读者需要什么样的文章,软件就自动写一篇,那么就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说写作软件写出来的作品是否具有著作权?如何定义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