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垂直整合发展策略,畅通市场精准供给

供给缺乏:适龄化的本土原创文化产品供给薄弱

青少年儿童文化产品供给日益多元和规模化

数字科技加速了文化资源领域新业态、新模式和新产品的更新,“文化+”为青少年儿童提供了日益多元和场景丰富的文化服务体验。借力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针对青少年儿童研发设计的红色基地探访、考古寻宝、夜宿动物园、博物馆之旅等文旅研学项目不断升级,开放的教育环境和寓教于乐的教育方式增加了教育的趣味性和满足感。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各类文化供给主体积极破圈,纷纷向线上迁移,提供丰富多彩的“云文化”体验,各类艺术机构和博物馆的“云展览”、跨越时空的“线上音乐会”、碎片化播放的“凯叔讲故事”App等,为孩子们提供了具有现场感的云端体验。5G、AR/VR、AI、全息投影、多通道投影等数字技术融合文化创意,让原本静止和具有时空距离感的文化资源更具趣味性和亲和力。例如,“双减”后,湖南省博物馆推出“千年窑望”长沙窑MR(混合现实)数字体验活动,使青少年对于文化的感知和学习更具故事感、角色化与交互性。

各类图书电商平台上,“一本书让孩子轻松通晓五千年中国史”“小学生写作秘籍”“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等吸引眼球的功利性字眼比比皆是。

文化产品成为家庭教育功能重塑的抓手

此外,主题鲜明的青少年儿童文化产品供给薄弱,尤其缺少传播中华文明、传承优秀文化、彰显中国精神的适龄文化产品。近年来,国产动漫电影呈井喷之势,《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高票房国漫电影都是基于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的精品力作,但其受众群体以成年人为主,表达和呈现的主题价值观也多为成人视角。如何以独特的中国风格表达儿童的世界和价值观,以充沛的想象呈现丰富的历史文化和未来,创作出适配青少年儿童的优秀作品,是值得思考的重要问题。

校外非学科类素质教育需求激增

文化产品助力“双减”政策落地

积极响应“双减”落地,调整供给方向,优化供给结构。发挥学校主体作用,引领和引导家庭文化产品需求,倒逼文化市场优化供给,形成有序、优质和精准的文化供需循环;鼓励学校通过社会采买、校社合作等方式丰富教育资源,反向引导市场供给提质升级;文化企业需坚持正确生产导向,以提升青少年儿童对中华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同为主要目标,以完善人格和教育教化功能为主线,以丰富精神世界和提高审美趣味为主要内容,展现中国风格。

通常情况下,家长是青少年儿童文化产品的购买决策者,“一考定终生”的传统观念影响深远,致使不少家长仍然处于对教育目标左右犹疑的矛盾之中。实用主义与功利主义的市场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文化产品的多样化供给,市场逐利性导致文化产品供给尚未完全朝着“应试”靠拢的“惯性趋势”扭转,一些市场营销的错误引导,进一步加剧了教育观念的功利性,将“应试”导向的供需错位推向“内卷化”旋涡之中。

伴随着“双减”政策落地,不少家长积极适应教育环境和模式的新变化,主动回归亲子陪伴、言传身教和立德树人的家庭教育本源,但也有部分家长对于如何真正提升孩子的综合素质缺乏正确认知,甚至“病急乱投医”。家庭教育是青少年儿童成长的基石,也是人们接受学校教育的基础。丰富、优质且适合中国青少年儿童自身特点的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能够帮助家庭立足于孩子一生的成长目标,科学有效地组织、利用教育资源,从而成为促成家庭教育功能转向的重要抓手。

诵读诗书古籍、“打卡”文博场馆、听学传统戏剧、参与非遗体验成为学校和家庭教育的重要内容,穿汉服、读红色经典、看国风动漫在中小学生中日渐流行……如今,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儿童热衷于国风文化。伴随着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中华文化影响力极大提升,青少年儿童在多渠道和多样态的文化涵育中时刻感受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魅力,并主动参与中华文化的现代表达和创新转化。

供需错位的“内卷化”不仅易于带偏儿童文化产品的供给方向,难以满足青少年儿童的真正消费需求,也会致使青少年儿童的快乐向学湮没在功利性追求的汪洋之中。各类“神乎其神”的应试、教辅文化产品层出不穷,甚至经典文化作品也需附加“考试必读”的标签,才能获得市场青睐。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青少年儿童的文化素质涵育需深入挖掘其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在润物细无声中将中华文化基因根植于青少年儿童内心。而文化产品和服务正是进行青少年儿童文化涵育的重要手段,应通过喜闻乐见、“儿童友好”的表达形式、传播方式和服务模式为他们提供全方位的文化沁润,让“双减”政策的价值意涵落到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