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和以色列都形成了专门的超常学生贯通培养模式。出台超常儿童教育专门法律,自上而下构建了专门的超常儿童教育管理体系,和贯通各学段的培养机制。韩国颁布《英才教育振兴法》,建立中央英才教育振兴委员会,制定英才教育综合计划,以色列教育部设超常儿童和优秀学生部门,后又成立超常儿童教育指导委员会,统筹全国的英才教育项目。韩国超常儿童教育机构包括超常儿童学校、超常儿童班、超常儿童教育院三种类型,数量分别为28所、1308个和368个。小学和初中阶段设超常儿童班,利用放学后、周末或者假期开展弹性教学。高中阶段设立科学天才高中,深化学生在某一特定科学领域的才能。超常儿童教育院是校外学习机构,以大学设立为主,主要利用课后、周末或假期为英才学生提供补充教育。以色列的超常儿童教育包括特殊班级、超常儿童中心、导师计划、虚拟学校等多种形式。特殊班级设在普通学校内,可以跨校和跨地区招生,从小学到高中均有设置,实现贯通培养。超常儿童中心设在校外,经过选拔的英才儿童在学校和中心的协调下每周一天在中心集中学习。导师计划主要由高校教授、资深科学家为超常儿童提供辅导,虚拟学校则是面向超常儿童提供丰富的线上学习资源。

科学高中在拔尖人才早期培养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在德国以数学-科学以及科技为特色的文理高中,学生连续三年学习数学、化学、物理、生物等科目,其中有两到三门要达到高级课程难度要求并必须作为毕业选考科目。学生日常课程成绩也会按一定比例计入毕业考试同时也是高校入学资格考试的总成绩。此外,学校开展大量的研究性学习活动,组织学生参加数学、科学竞赛等。这种模式有助于那些在数学和科学领域有兴趣和高潜力的学生较早定向,在相关学科持续深入学习并达到较高水平。

加速是通过一定的评估机制,允许他们提前入学、跳级或者跨年级学习、超前学习,以满足其特殊学习需求。澳大利亚、法国、德国、以色列等国家都有针对英才学生的加速安排,允许学生跳级,或者在某个学科跳级学习。但从支持学生长远发展来看,加速模式不能只考虑超常学生智力和认知方面的天赋,还要综合考虑他们情感和社会性能力的发展情况。

充实是最普遍的英才教育模式。针对高天赋学生学习中常见的“吃不饱”问题,通过课程、学习内容或者教学形式的延伸拓展,为他们提供更具深度和广度的学习支持。例如,在美国一些州高天赋学生可以选择参加综合课程、研究型课程以及自主选课。德国鼓励教师为高天赋学生设计差异化作业、提供难度更高的学习和阅读材料。

俄罗斯在莫斯科大学、圣彼得堡大学、乌拉尔大学、新西伯利亚大学建立了专门实施高中教育的专业教育和科学中心(数理学校)。这些学校享有联邦专项预算拨款,以培养自然科学和精确科学人才为目标,经选拔录取对自然科学表现出浓厚兴趣和杰出能力的中学优秀毕业生。学校注重创设有益于培养科学兴趣、探究精神的自然和学术氛围,实施差异性教学;自主开发部分教材;一半以上的教师同时是大学教师及研究机构研究人员,学生在专业导师引领下参与实际的研究和工程项目。这些学校取得了很好的培养成绩,如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附属数理学校毕业生的四分之一成长为科学副博士,圣彼得堡大学数学物理学校培养了两位菲尔茨数学奖获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