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在调研中发现,中职缺乏吸引力的重要原因是学生就业后学历门槛低。当前,我国新增劳动力受教育年限已达13.8年,相当于大专学历。2021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57.8%,进入普及化阶段。2022-2023年高校毕业生皆超1000万,基本占到我国城镇新增劳动力的绝大部分。如果没有校企合作的定向就业渠道,中职生很难摆脱毕业即失业的困境。中职作为技能人才培养主体已难以适应智能制造产业转型升级新需求。我国工业机器人、重点科技产业对本科层次技术技能人才需求激增。工业4.0时代,德国提出扩大高等职业教育和双元制高校课程规模,英、法等国也在大力发展高等教育领域学位学徒制。拓宽中职-应用型本科上升通道,提升职业教育层次,是世界各国解决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供需矛盾的新路径。

二是采取学徒制、三元制等产教融合新模式。日前,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启动实施“职业教育现场工程师专项培养计划”,面向紧缺的数字化、智能化技术岗位,以中国特色学徒制为主要培养形式,预计到2025年累计培养不少于20万名现场工程师。如果政策落地,则可引导企业把学徒工培养与职校生培养贯通起来。德国近年探索“三元制”人才培养模式。“三元”不仅指职校、企业、高校三个学习场所,也指毕业生获得的三种学位/资格——技师资格(如满师资格)、师傅资格、学士学位。该模式主要用于培养眼镜验光师、烘焙师汽车机械电子工业技师等“手工业管理”人才。学生同时在高校学习企业管理专业、在职校和企业培训某一手工业职业(如木工、工厂机械师、汽车机电一体化工人)。应用型本科可借鉴德国三元制,主动对接地方产业优势资源和人才培养需求,联合手工业技能大师工作室和高职院校,为绝技绝活、非遗传人等手工业者提供“手工业技术+企业管理”的三元制课程,为乡村振兴所需的“新农科+企业管理”复合型人才定制三元制课程。

《意见》指出,lemontetdoleron.com,“支持高水平本科学校参与职业教育改革”。教育部日前确定一批国家级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培训基地,在170所高校名单中囊括了北大、清华等几十所高水平本科学校,为打造职业教育“良匠之师”提供有力支持。建议高水平本科在紧缺技术专业开放一定比例面向职校招生,探索“中本研”贯通培养体系,让职业教育从源头上吸引真心热爱技术、有志于技术报国、动手能力强的创新型人才。

产教融合常态化,提升应用型本科专业吸引力

针对应用型本科适合扩招的技术类专业较少、短期建设困难、职教高考易出现“应试”倾向等问题,笔者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