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体现的是国家教育宗旨和教育意志,体现的是国家提供的基本教育公共服务的基本标准。不折不扣地执行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是依法保障学生受教育权益,让每个学生享受国家基本教育公共服务的基本要求。《意见》规定:“取消考试大纲,以课程标准为命题依据”,“将除综合实践活动外的全部科目纳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范围”,这些举措是贯彻教育基本公共服务的国家意志,用国家课程标准指挥教育教学,是对学生应有的受教育权益最好的保障。

有人担心,取消考试大纲,“扩大了”考试范围,是否会使学生的课业负担进一步加重?

4.变革学习方式,实现由浅层学习向深度学习的转变

过去,考试大纲往往规定了考试的内容、范围、知识点,规定了各学科知识点的考试权重,规定了各个知识点的考试题型,其“标准”明确、具体、直观,对教师教学的导向极其强烈。一方面,它缩小了国家课程标准关于各学科教学内容的范围,教师各科教学中必然有意或无意地弱化甚至放弃许多教学内容;另一方面,它规定了各学科知识点在考试中的权重,各个知识点考试题型越具体、固定,教师的学科教学活动“做题化”“训练化”倾向就越严重。在考试大纲的这种强大的导向下,教学过程几乎“窄化”“异化”成了考试训练过程,让学生沦为了做题的机器,让教育教学活动陷入应试教育的“泥潭”无力自拔。

不仅如此,与过去的考试大纲相比,用课程标准指挥考试有两点不同:一是国家正在加快修订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新的课程标准将对各学科的学业质量标准做出明确规定,即每个学科学生通过学习应该达到的学业质量水平将会进行分级,并给出具体的行为描述,也就是说,对达到某级学业质量水平学生能做什么事,会有清晰的规定和描述。二是国家对各个学科的核心素养会做出明确的界定,这些核心素养如何达成,评价应在什么样的情境下进行。前者为防止出现考试超纲划下了红线,后者为命题涉及的具体情境指明了方向。这说明,依据课程标准和学业质量标准考试,不但不是没有考试范围了,而且考试的范围和要求比过去的考试大纲更加明确了。这里,既在学生考试内容的范围上做到了“保底”,又在考试内容的难度上通过对考试试题情境和学业质量等级的规定做到了“限高”。

取消考试大纲,以课程标准作为考试命题的依据,将教学标准和考试标准合二为一,彻底改变各地放弃课程标准、直接用考试大纲指挥教师教学的局面,将促使广大教师逐步放弃“以考为本”的片面教学观,树立以“育人为本”的教学观,实现“育分”和“育人”的统一。一方面,取消考试大纲,依据课程标准命题,促使教师将日常的课堂教学要求和考试评价统一起来,消减了教育行政部门对学校教育评价的功利性“干扰”,让学校能够更好地依据国家课程标准自主教学,让教师不再为考试大纲所累,能够静下心来教书,潜下心来育人,减轻了教师的心理和教学负担;同时,也让学生走出“考什么学什么”狭隘的应试学习观。另一方面,取消考试大纲,有助于引导广大教师认真实施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课程标准将确定学生的学科素养,制定学科学业质量标准。依据课程标准和学业质量标准教学,引导广大教师将教学的着力点由过去机械应试训练转到积极探究“基于情境、问题导向、深度思维、高度参与的教育教学模式”上来,同时,教师要根据《意见》提出的“积极探索跨学科命题”新要求,努力打破学科壁垒,开放思想,开放学科,努力寻求课程融合的新方向、找到课程的融合点,让跨学科教学、教研成为常态。这就要求各学科教师在完成本学科课程教学任务的基础上,研究寻找本学科知识拓展和学生学科能力的延伸方向,运用“互联网+”思维,让学生实现从学科知识本位向跨学科知识实践应用本位的跨越。诚如是,学生才会走出应试误区,变“高分低能”为“高分高能”,切实促进核心素养的全面落实。

教育部这一举措旨在充分发挥国家课程标准对教育教学的“指挥棒”作用,是全面保障学生受教育权益,进一步消解应试教育倾向,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迫切需要,也是基础教育回归初心,发展新时代素质教育的必然要求。

3.不必担忧“全是重点”,考试内容“保底”难度“限高”将真正实现

2.摒弃“以考为本”的片面教学观,从应试导向回归育人本位

制定考试大纲的本意,是为了便于学校、教师、学生准备复习考试,但由于受极端功利主义教育价值观的影响,考试大纲的作用远远超出了服务升学考试环节教育教学活动的功能,它不仅指挥着中小学的考试升学准备,甚至直接取代了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成为学校教育教学活动事实上的“指挥棒”——

无“纲”时代的到来,将为教学、考试带来怎样的变化?究竟是增负还是减负?到底该怎么教、怎么学、怎么考?我们来看看各方怎么说——

制定考试大纲的本意,是为了便于学校、教师、学生准备复习考试,但由于受极端功利主义教育价值观的影响,考试大纲的作用远远超出了服务升学考试环节教育教学活动的功能,它不仅指挥着中小学的考试升学准备,甚至直接取代了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成为学校教育教学活动事实上的“指挥棒”。各地的考试大纲,是由省或市地教育行政部门制定发布的,考试的内容、题型、试卷结构、不同题型的权重,各地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有的地方,不仅语数外等基础学科划范围、圈重点,理化生、政史地等学科的考试范围、内容、要求更是大大低于课程标准,甚至有些学科或内容被划在了考试范围之外。在这种情况下,“开全课程、开足课时”就成了一句空话,无论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如何要求,学校都不会重视,严重影响了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