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现在是和平年代,很多人都忘了危机意识。我想请问您,作为当代大学生应该如何看待从军入伍。现在很多著名大学学生从军的人比较少。

  我晚上6点多才从企业回到驻地,省委书记和省长问我晚上有安排没有?我说还没有考虑好。吃完晚饭后我才告诉他们,我要到浙大去!我主要是惦记你们,来看望你们,想和你们聊聊天。但看到你们这么忙,确实不忍心占你们时间。

  学生:大气科学。

  温家宝: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温家宝:如果我今天晚上一个多小时的谈话能给你们考试增加几分,那我这趟就没有白来。谈些什么呢?还是从你们校训“求是”谈起吧。你们都知道这个校训的来历吧?出自浙大的前身——求是书院提倡的“务求实学,存是去非”。这个校训恐怕是最短的了,“求是”是基础,后来又发展为“求是创新”。

  温家宝:国防科学在我们国家是很受重视的。就在这几年间我们连续发射了两艘宇宙飞船。我们计划再发射第三艘飞船,建立空间站。这在国防科学特别是宇航中是一个大的突破。无论是发射卫星还是飞船,都和气象、空间研究、大气研究有关。你作为一个国防生是光荣的,你从事的工作一定会大有作为,你应该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本文为温家宝同志在浙江大学与学生的座谈内容,摘自《温家宝谈教育》一书)(2019年6月25日)

  温家宝:反正是跟青年们谈心,就实事求是地讲。其实我们那时候上大学也很不容易。我学地质是受父亲影响。我父亲先在北师大学地理,后来做地理教师。我上中学时,父亲给过我他批注得满满的一本《中国地质学》,是李四光写的。这本书到现在我还保留着。我这个人学哪一行,总想把它学成最好。尽管在大学课程比较多,我都努力把它学好。我是主张大学课程要多些的。大学生要有广博的知识,因为毕业以后你不一定到哪个单位。我学的是大系,地质系,课程非常广。从地质、古生物到矿物,一直到地球物理探矿、地球化学探矿、钻探,什么都学,后来工作中都用上了。我有去西藏的理想,当时曾给学校的党支部写过两封血书,要求到西藏去。但是学校偏偏要我读研究生,我就考取了研究生,专攻大地构造。再后来就分配到甘肃。如果说冲动,我就这么个冲动,写过两封血书。

  温家宝:昨天我到了江西抚州。江西第二大河——抚河大堤发生了决口。那个圩子有10多万居民,我们用48小时转移了近10万人,没有一个人死亡,这确实是个奇迹。今年我国气候异常,年初时西南还是大旱,现在南方大部地区又是洪涝,4月份还发生了玉树地震。我们这个国家灾难够深重的,唯有以科学和求实的态度才能救中国。

  温家宝:我今天晚上是“突然袭击”。

  学生:太突然了!

  今天我到杭州,看了五家企业,都很高兴。特别是在一家网络中心,和职工谈了一个钟头。我觉得青年人很快乐,我和他们交流也很快乐。我嘱咐他们一句话:希望他们永远快乐,希望青年人永远快乐,同时又要给人们创造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