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师生表示认同

  另一边,浙江工商大学金融学院青年教师邓弋威,也在网络上玩得热火朝天,完全没有一丁点人们印象里,大学教授会显得一本正经甚至略显刻板的模样——而且“皮”的外表下,更有着干货加持。

  同时,对于这个群体,舆论也并非没有争议和质疑。那么,我们要不要网红教师?要怎样的网红教师?又如何看待网红身份和教育的结合?

  老一辈学者持保留态度

  “教学方法的掌握和手段的运用,是一门科学同时也是一门艺术。” 施建祥说,“一个教师,完成教学任务,把知识讲出去,从教学的角度,只完成了任务的一半。教学效果和教学质量,取决于学生的接收和掌握程度。教师要把握好学术与通俗、严谨与趣味、讲课与演讲的关系,学术不等于深奥,趣味不等于随便,要用通俗的语言,把学术道理讲清楚,让学生能够通过通俗的语言听明白一些深奥的道理,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觉得老师的微信公众号与B站视频非常棒。”听过邓弋威上课的浙商大学生吴春波告诉钱报记者,有时在课堂上会有一些困惑的地方,有了这么一个有趣的渠道,就可以在课后进一步学习。

  很多学生觉得,个性化教学上网的方式,可以经常在网络上看到老师分享的一些趣事,会比较容易拉近师生间的关系,很多学生从不会主动去和老师聊天到可以跟老师畅聊自己的一些想法,“对我们来说非常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