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越来越多的国人认识到,打造一个具有全球影响的“留学中国”,既是建设教育强国的必然要求,也是传播中国文化、树立中国形象、增进中外人民了解和友谊的重要举措时,我们还要投入更多精力,克服更多困难,以更大的工作力度和成效,让“留学中国”的内涵更足、品质更优、品牌更亮。

伴随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国家实力的稳步提升,大批国际学生到中国留学、访学、游学。

2018年,教育部出台《来华留学生高等教育质量规范》。从中国来华留学教育发展阶段看,《规范》的出台可以说适逢其时,引起了较好的舆论反响。在来华留学生的管理方面,《规范》要求高校在教学设施和资源、生活设施等方面确保中外学生按照平等一致的条件和标准使用,在办学资源和条件支持方面以合理、公平、审慎为原则。

穆拉图·特肖梅(Mulatu Teshome),埃塞俄比亚前任总统,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谈起中国历史文化更是头头是道。他1977年进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1982年获学士学位,1985年至1991年在北大国政系继续深造,先后获硕士、博士学位。

经过多年发展,来华留学取得显著成就,但在教育质量和管理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如部分院校生源质量亟待改善、培养效果参差不齐、管理服务存在漏洞等。针对这些问题,教育部以“规范管理、提质增效”为主题,对来华留学质量保障作出具体部署。

微信图片_20190809111259.jpg

进入新时代以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推进,中国高校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日趋频繁和深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来华留学人数持续增加。

从1978年来华留学生只有1200人,到2018年在华留学生已近50万人,40年来,来华留学生规模的不断扩大,反映出中国的吸引力正在不断增强。

历史地看,新中国留学教育从无到有,从弱小到壮大,从单一到多元,在探索中一路走来,为不同时期的国家战略作出了难以估量的贡献,而如今的重要性和影响力超过以往任何一个时期。

系统地看,中国留学教育在实现规模化发展后,内涵发展、质量提升、体系建构就是新时代发展的重点。当前,中国已明确了留学教育提质增效的工作重心,制定了规划,进行了部署。

发展地看,作为探索性事业,留学教育的发展脉络很清晰——在改革开放以来经历了结构调整、恢复发展阶段后,才得以驶入快速发展车道,规模化发展是中国留学教育阶段性任务和成果。

从1950年清华大学“东欧交换生中国语文进修班”招收新中国第一批留学生开始,留学教育在规模、水准、体系等方面不断发展,迄今已成为学科齐备、层次分明、模式多样、面向全球的现代化国际教育。

作为教育大国,留学教育是中国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和国家高度重视的事业。习近平总书记2018年9月10日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要打造更具国际竞争力的留学教育。

一段时间以来,围绕中国留学教育规模的持续扩大,国内外出现了一些议论,其中不乏片面、偏激的言论。如果稍作分析,就能看出这些言论的背后存在着视角不健全的问题。

耶鲁大学前校长理查德·莱文曾在“美国大学与全球进程”会议上指出,吸引高层次国际学生与学者成为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成为衡量一个国家高等教育质量的重要标志,更是各国人才竞争和战略争夺的制高点。

这组数据表明,来华留学生规模趋于稳定,层次显著提升,学科分布趋于合理,专业结构不断优化。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来说,除了经济发展的吸引力,中国高等教育的吸引力也是重要因素。

高等教育国际化不仅是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的必然要求,也承担着服务国家对外开放战略的神圣使命。

2、从规模扩大到提质增效,是新时代中国留学教育实现高质量并更具国际竞争力发展要完成的历史转型。

2003年4月,穆拉图携夫人和儿子访华。这次,他故地重游去了桂林,并对媒体回忆起1981年北大组织他们150多名来华留学生前往桂林的难忘之旅。他说,那时候,他就一口“京腔”,人家都以为他是北京人。

1、留学教育快速发展是大国崛起的伴生现象,也是改革开放尤其是进入新时代以来中国发展的重要成果。

今年6月,一组新公布的数据引人关注:2018年,共有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的49.22万名留学生,在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004所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研修、培训。其中,学习工科、管理、理科、艺术、农学的学生数量增长明显,同比增幅超过20%。“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来华留学生人数共计26.06万人,占总人数的5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