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族,是原始社会的遗留,太过于原始,无法调动普遍的积极性。宗族里面没有个人的位置。所以内部凝聚力也不可能强到哪里去。更不要说对外人了。宗族本位下没有个人自由的空间。脱离这个身份你什么也不是。而这个身份是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家庭与宗族,不是自由人的归宿。家庭,家族与宗族,是动物王国丛林社会的残留,并非文明社会的自治组织。旧朝代的乡规民约,严格讲不是自治型的约法,而是统治型的奴役型锁链。宗族非但不是自治组织,而且对真正的自治组织具有摧毁力。内部不自由+侵蚀外部自由,是宗族主义不可忽视的向度。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是中国人没有完成的课题。

民族主义者,将何去何从?

》》儒式宗族观与民族主义

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国古代并无现代民族观念。但是有宗族观念,宗族之下是家族,家族之下是家庭,没有个人的位置。如今很多人说起来是民族主义,剥开一看其实是宗族主义,再剥开一看是家族主义,再剥开一看是家庭主义。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这就是儒家特色的民族主义,是刀口向内层层围堵个人自由的所谓民族主义。

宗族由于并非真正的自治组织,也缺乏普遍的社会动员能力。在社会动员力方面远不如宗教。宗教团体的自组织能力是非常强的。宗族根本无法与之相比。为什么宗族缺乏凝聚力?以旧朝代的乡规民约为例,其实就是乡长村长自己写出来的一些文字,下面根本没人看。宗族观念比较原始的乡下。你你你能真正体会什么叫“爱己之家,不爱人之家”“爱己之族,不爱人之族”的底层残酷现实是什么。也能体会什么叫做“以众暴寡”。确实生五六个壮儿子就基本可以横行乡里了。大姓大家族就可以欺负小姓小家。

为了一个位置一口饭,争相出卖灵魂,不做舔狗就活不下去。这就是自组织被消灭的结果。回过头来还要担忧没有这个身份网络,社会会不会原子化。这就是奴隶跪久了站不起来。



民族主义者,何去何从?

真正有活力的自治组织,或基于利益如行会,或基于信仰如宗教。这些自组织是有广泛的社会动员能力的。现代社会自组织形式就更多了,各种社团政党和宗教团体或基金会研究会,他们的动员能力还不是宗族能够比拟的。现代自组织,他的这个地位并不是与生俱来的,nepaleventscalendar.com,是可以通过努力来变动的,这就给个人自由留下了广阔空间。现代社会形形色色的自组织,使得个人可以自由选择各种团体。这使得个人的独立性真正得到展现。没有什么身份绑定,没有什么出卖灵魂的事。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真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过,再读兼爱篇,非攻篇,才有切身体会。家族宗族观念本身就是问题所在。这是民族主义者要警惕的东西。民族观念如果不摆脱宗族家族观念,那就还没有摆脱赤裸裸的暴力逻辑。不打破宗族家族 观念,morocco-sahara-tour.com,就不可能有个体自由。也就没有真正的自治组织,不能建立具有普遍社会动员能力的共同体,只能是刀口向内,让人们攸心解体,只能无休止的内耗。

民族主义者,将何去何从?

传统的家国体系不是真正的自治,也就不具有普遍的凝聚力。如果不能摆脱儒式宗族观,民族主义只能是刀口向内,导致攸心解体,无休止的内耗。墨家学说并不以民族主义为立足点,墨者并不必然支持民族主义,但在捍卫文化多样性方面,墨家与民族主义者又可以是盟友。重要的是:什么是好的民族主义,什么是坏的民族主义?今天的民族主义者,到底何去何从?

真正在乡下生活过的人,也许有切身体会。即使八十年代的乡土中国,也存留宗族主义之生动写照。村子与村子之间。就是那个村子最大,他这个村里面的人就横行霸道。你再是一条好汉,也得让着点。而一个村内部,哪一支人多势众,就是老大,说一不二。背后是赤裸裸的暴力逻辑。你被欺压只是因为你人不多。等你人多势众,你照样欺压人势单力薄的人。是这个逻辑,说白了。——你说这样的宗族观念,有什么凝聚力?有什么自组织能力?对于被欺压的人,他会想,日本人来了也不过如此。真是日本人来了只不过换一个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