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博物院呈现齐白石黄宾虹等20世纪国画大家

  在徐悲鸿纪念馆所藏的第七稿《九方皋图》上,徐悲鸿作如是题款:“辛未初冬第七次写此,并纪念廉南湖先生,感喟无极。悲鸿时授徒中央大学,居丹凤街。”其中廉南湖先生为廉泉,是徐悲鸿早年所遇的“伯乐”之一。廉泉给予徐悲鸿帮助的细节,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可知的是,徐“九方皋”概念的由来,与廉南湖密切相关。廉泉现存诗文集中,有《徐悲鸿为卢使君画马》四首可对应。

  展览现场

  同一位置第一期展出的是徐悲鸿的经典代表作《愚公移山》。这幅巨作是徐悲鸿在印度期间完成的,当时正值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候,但画家坚信中华民族以愚公移山的精神,艰苦奋斗,终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潘天寿的巨幅作品《记写雁荡山花图》,可以说是他一生对雁荡山情有独钟的写照。他20多岁时就随吴昌硕先生一起到过雁荡山,新中国成立后又曾三游雁荡山,创作了许多跟雁荡山有关的作品。1962年的《记写雁荡山花图》就是他描绘雁荡山的代表作之一。

  徐悲鸿展区,左为《愚公移山图》,右边为《九方皋图》(天津博物馆藏)之一

  徐悲鸿《愚公移山图》纸本设色纵144厘米横421厘米1940年徐悲鸿纪念馆藏

南京博物院呈现齐白石黄宾虹等20世纪国画大家

  潘天寿,《记写雁荡山花图》

南京博物院呈现齐白石黄宾虹等20世纪国画大家

  画家创作此画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他突破了传统绘画的格局,把众多剧烈运动中的裸体人物引入中国画。在画家笔下,不同年龄的人体有着不同的美感,不论是挥动锄头的大肚力士的一身膘肉,还是青年男子耙地的紧绷筋键,还是儿童的稚嫩光滑,老者的瘦骨嶙峋,都反映出肌肉强烈的屈张美感。水墨的浓淡晕染,使每人肤色各异,产生了轻重节奏。远看此画令人感到气势磅礴,场面宏大,气氛热烈。近看则细部充实精到,无一懈笔。徐悲鸿突破传统绘画的格局,把众多剧烈运动中的人体引入中国画,几乎代表了近代中国人物画的最高水平。

  二十世纪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时代,动荡和机遇、传承和革新交相辉映,传承沿袭和创新发展成为时代的主流。美术史论家一般把二十世纪早期作为中国现代绘画史的开端。这一时期,西方绘画理念和技法开始传入,开启了中西方绘画多元并存、融汇创变的新局面。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林风眠、傅抱石和李可染正是这一时期成长起来的八位中国画大家,他们的中国画创作实践,推进了中国画的变革,拓展了中国画的艺术范畴,将中国画推向了新的发展阶段,在二十世纪中国画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展览取名“仰之弥高”,意在突出八位大家如高山一般垂范后世的艺术成就以及传承创新的精神。

  徐悲鸿《愚公移山图》 (局部)

南京博物院呈现齐白石黄宾虹等20世纪国画大家

  11月26日,“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在南京博物院开幕,此次展览分前后两期,共展出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林风眠、傅抱石、李可染作品158件(套),这些作品集合自中国美术馆、南京博物院、北京画院、徐悲鸿纪念馆、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天津博物馆、苏州博物馆等9家机构。其中,分别收藏于中国美术馆和南京博物院的傅抱石《九歌图册》,首次合并亮相。

  展品中徐悲鸿于1931年创作的纵149厘米、横375厘米的《九方皋图》(后期展出),张大千于1947年创作的纵164厘米、横320厘米的《泼墨荷花图》通景屏,潘天寿于1962年创作的纵150.8厘米、横395.6厘米的《记写雁荡山花图》等,在展厅中全画幅呈现,让观众饱览展品细节。

  其中《九方皋图》将在第二期展出,这也是徐悲鸿创作多次的题材。1928年11月15日,徐悲鸿应北平大学校长李石曾之聘,任职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然而,1929初,接二连三的风潮逼迫徐悲鸿不得不作出辞职的决定,结束了他为期三个月的院长生涯,回到南京。此后,至1931年冬,4年间,徐悲鸿曾经七次画“九方皋”题材,而第七稿就成为他艺术生涯的第一件国画代表作。

南京博物院呈现齐白石黄宾虹等20世纪国画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