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激昂的诗句承传历史——

黠戛斯民族源流

据《汉书》记载,坚昆(即黠戛斯)的生活地区在丁零(今俄罗斯贝尔加湖一带)以西,呼揭(今新疆阿尔泰斋桑泊一带)以北,乌孙(今新疆伊犁)以东。大致在叶尼塞河上游,萨彦岭以北的南西伯利亚地区。汉以后,黠戛斯人的活动区域逐渐向东迁移。

这是一个用强弓射虎猎豹的民族。

坚昆虽在汉代曾见于史籍,但此后却不为中原史家所闻,直到公元6世纪中叶才因突厥兴起而再现,但已经改译为契骨。《北史?突厥传》载:突厥木杆可汗(公元553—572年)“东灭契丹,北并契骨,威服塞外诸国”。“契骨”即指黠戛斯,可知当时的坚昆已经臣服于强盛的突厥,但“坚昆本强国也,地与突厥等,突厥以女妻其酋豪”,因而突厥也与坚昆和亲,对其实行怀柔与征服的双重政策。

用婉转的歌声交换感情——

这是一个创造英雄史诗的民族。

黠戛斯之称则始于唐代,源于回鹘。《新唐书?黠戛斯传》载:“乾元中,为回纥所破,自是不能通中国。后狄语讹为黠戛斯,盖回鹘谓之。”又据立于759年的突厥文《磨延啜碑》显示,有“黠戛斯汗在曲漫山”。黠戛斯之称来自突厥,唐人转译于回鹘。对于黠戛斯的含义,则是众说纷纭,有学者认为是雄伟山川的意思,也有学者认为是山中游牧人的意思,等等。

坚昆在汉代也被称为鬲昆,又有结骨、契骨等别称。这一称谓初见于《汉书?匈奴传》:西汉宣帝时期,匈奴五单于争国,郅支单于“自度不能定匈奴,乃益西近乌孙……勒兵逢乌孙,因北击乌揭,乌揭降,发其兵西破坚昆,北降丁零,并三国,数遣兵击匈奴,常胜之。坚昆去单于庭七千里,南去车师五千里,郅支留都之”。北朝时,坚昆又转译为纥骨氏、契骨,生活在阿辅水与剑水(即叶尼塞河上游)一带。

这是一个有着奇妙之口的民族;

坚昆都督府

这是一个在冰河中沐浴的民族,

昙花一现的大黠戛斯汗国

根据唐人记载,黠戛斯“人皆长大,赤发、皙面、绿瞳,以黑发为不祥,黑瞳者必曰(李)陵苗裔也”,“若曰黄赤面云,又讹为戛戛斯”。由此可推测黠戛斯的族源有三种可能,一是欧罗巴人,二是杂丁零,三是李陵苗裔。长大、赤发、皙面、绿瞳是欧罗巴人的特征,黑发、面黄则是蒙古利亚人种,黠戛斯可能是由白、黄两系人种通婚融合形成。

这是一位诗人对柯尔克孜族先民黠戛斯人的热情讴歌。在祖国北方辽阔的大地上,风霜雨雪造就了这个勤劳、坚强而又智慧、勇敢的民族。他们同其他民族携手并肩,为叶尼塞河流域的文明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黠戛斯族源中包含一部分汉人及丁零血统。在人口变迁的历史过程中,黠戛斯的语言发生了重大变异,原属印欧系的塞语被丁零人所操的西支阿尔泰语所取代,黠戛斯便成为了操突厥语的民族之一。

坚昆并不甘于臣服突厥之下,遭受其压迫,史称“契骨之徒,切齿磨牙”,常和其他部族联合起来,对突厥进行反击。隋开皇二年(公元582年)突厥南下侵隋,黠戛斯乘虚攻击。史载,“利稽察大为高丽、靺鞨所破,沙毗设又为纥支可汗所杀”。这位“纥支可汗”即黠戛斯可汗。突厥衰落后,漠北薛延陀汗国兴起,黠戛斯转而臣服于薛延陀,同时与西突厥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用勤劳的双手创造未来——

用流淌的琴弦传递心声——

不过,现在史学界一般认同杂丁零之说,认为黠戛斯是铁勒族系的突厥语部落之一。丁零在两汉时期与匈奴和坚昆相邻,同样也具有欧罗巴人种的特征,6世纪上半叶丁零与坚昆曾结成联盟。另外,文献和考古发现都表明,黠戛斯语言属突厥语。

这是一个在山巅上赛跑的民族,

公元7世纪中期,在唐朝的打击下,突厥和薛延陀相继衰亡。黠戛斯遣使入唐,“(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坚昆遣使贡貂裘及貂皮”。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黠戛斯国君失钵屈阿栈亲自入朝,受到唐太宗的盛情相待,随后唐朝设坚昆都督府。《新唐书?黠戛斯传》:“……即遣使者献方物,其酋长俟利发(编者注:唐初,诸外国酋长多称“颉利发”或“俟利发”)失钵屈阿栈身自入朝,太宗劳享之……帝以其地为坚昆府,拜俟利发左屯卫大将军,即为都督,录燕然都护。”《新唐书?地理志》载:“(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二月以结骨部置坚昆都督府,隶燕然都护。”公元663年,坚昆都督府转隶属于瀚海都护府。公元669年,隶属安北大都护府。其与唐朝的关系进一步得到巩固和加强,经济联系也开始密切。公元693年,安北大都护府由漠北迁至漠南塞上,坚昆都督府才终结其建置,前后存在45年。

这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民族;

这是一个有着艺术天赋的民族;

这是一个用坚冰割断脐带的民族,

坚昆的黄色人种被称为李陵苗裔或都尉苗裔。李陵是汉代名将李广之孙,于汉武帝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兵败降匈奴。天汉四年(公元前97年),单于将女儿嫁与其为妻,加封其为右贤王,主剑河所出的叶尼塞河流域。这个传说一直流传到唐朝,这也是唐朝引黠戛斯可汗为同宗的主要依据。

黠戛斯的古译名是“坚昆”。《新唐书》载:“黠戛斯,古坚昆国也……或曰居勿,曰结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