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2009

2009年,随着《我的好兄弟》成为中年大哥在KTV的心头好,高进和小沈阳带领东北神曲杀出一片天地。小沈阳的《我只是个传说》还成了张艺谋《三枪拍案惊奇》的主题曲。
2009年,还是彩铃时代的最后狂热。“请编辑短信CX+铃音名称到10658830,就有机会将喜欢的歌曲变成彩铃”。这句洗脑的广告语加上强势的彩铃渠道,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听歌的模式。《犯错》《爱情买卖》《我只是个传说》……都是彩铃时代的顶流。

给大家讲一个恐怖故事:《狮子座》《爱情买卖》《说谎》《我的好兄弟》《王妃》……这些你在KTV的常点曲目,已经是十年前——2009年的歌曲了。

请回答2009,华语乐坛最后的夜晚

还有十几天,第一批90后就30岁了。啤酒配枸杞、熬夜涂眼霜,挣扎着强行年轻的这代人,怕是也不得不开始“服老”。开口闭口忆当年已是常态,喜欢的东西也越来越复古,不信的话看看你手机里的歌单,估计一大半是老歌。而且,一不小心就有着十年以上的历史。
神曲的洗脑式成功,拿到今天看来,就是后来互联网圈最推崇的“用户下沉”。再精致的面庞、再宏大的理念、再时尚的曲风,这些唱片时代所恪守的经典原则,也要经过人民群众的考验。于是通过彩铃掌握了话语权的群众说:你不行,我要听这个。

请回答2009,华语乐坛最后的夜晚

其实从2004年开始,彩铃时代就已经到来,这也让一些歌词通俗、旋律洗脑的神曲迅速流行。《2002年的第一场雪》《两只蝴蝶》《那一夜》《求佛》等都是彩铃时代的神曲。

原创: 叶春池 娱乐硬糖
也是在这一年,凤凰传奇发布了专辑《最炫民族风》,同名主打歌红遍大江南北,自此成为了广场舞音乐届的传奇。该专辑还包含了《全是爱》《郎的诱惑》等神曲,有人说,这是自己唯一一张所有歌都在大街上听过的专辑。
也是在这一年,由许嵩领衔的内地“非主流”登上舞台,快男、快女即将开启他们漫长的霸屏时代,两岸三地的乐坛都沾了选秀的光。实体唱片落寞,数字专辑兴起,也是从2009年开始,歌手们甚少再出实体专辑,数字专辑大行其道,虽然当时还没找到打榜赚钱的门道。
当然,2009年的正统乐坛也没闲着,也有不少经典流传至今。彼时台湾偶像剧OST还非常能打,梁静茹的《情歌》《接受》、by2的《我知道》、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蔡健雅的《红色高跟鞋》,都是KTV热门单曲。
2009年,广场舞倒还没现在这么普及,但广场舞歌曲已经是新歌的最强线下宣发模式。《最炫民族风》《郎的诱惑》响彻大街小巷。

其他比如《心痛2009》《要抱抱》《嫁人要嫁灰太狼》《李雷和韩梅梅》等歌曲虽然现在已经没什么姓名,但当年的人气绝对不容小觑。
从2009年到2019年,这十年不仅是90后回不去的青春,也是华语乐坛潮起潮落的十年。
编辑|李春晖

2008年之后,互联网全面普及,新一代人不再依赖随身听、mp3等听歌模式,更多选择网络播放器,这也促使了网络歌手的进一步崛起。主流媒体开始被自媒体分流,传统主流歌手也开始进入低迷期。
人来人往,潮起潮落,即使是变化迟缓的华语歌坛,也逐渐形成新的格局。倒是从《我的好兄弟》到《野狼disco》,东北,仍然是东方维也纳、歌坛梵蒂冈。每个音乐人,都应该去东北取经。

请回答2009,华语乐坛最后的夜晚

当智能手机开始普及,人们学会的第一个技能就是放音乐,男女老少都这么干。不管你来自哪里,去向何方,都会跟着国产手机的大喇叭哼唱:“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
作者|叶春池

请回答2009,华语乐坛最后的夜晚

2009年是“神曲”的黄金期,《爱情买卖》《最炫民族风》等歌曲都流行至今。虽然《犯错》《爱情买卖》《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这类歌曲曾被主流媒体攻击低俗,但不得不说,洗脑功力一流。硬糖君不能多想,一想就会一整天被其旋律回旋大脑。

请回答2009,华语乐坛最后的夜晚

内地则有汪峰在这一年发表了《春天里》。这也是汪峰作为“摇滚乐半壁江山”备受争议的起点,有人觉得这是伪摇滚,不纯粹;而杨坤的一首《空城》成了《无所谓》之后的又一神曲。此后,杨坤再也没有如此有影响力的作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