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建立健全一个综合治税体系
    纵观黔西南州综合治税工作现状,综合其目前存在的问题,虽然有规章制度的不完整、组织架构的不完善等诸多问题,但最深层次的原因,是没有与“互联网+”及大数据应用牢牢结合,使信息的采集数量以及利用效率十分低下,加上后续管理和跟踪问效还不到位,严重影响了整个综合治税工作的拓展和纵深推进。
    综合治税根本目的是监控税源,最终实现依法治税,而监控税源就必须依托各方数据的运用分析。目前黔西南州已有两个综合治税平台——贞丰县和兴义市。贞丰综合治税平台由于不能从技术上控制数据报送的格式,给后期数据处理和应用带来很多不便,目前只有人工筛选之后加以利用,数据利用效率不高;兴义综合治税平台可有效收集第三方涉税信息,但仍然存在一系列问题:一是数据利用率低,不利于形成大数据;二是平台建立在因特网上,缺乏完整、具体的信息安全保障;三是缺乏与征管数据的对接,数据录入依赖人工判断。
    在以“互联网+”为标志信息生产力时代的今天,要懂得如何有效借助“互联网+”的东风,收集、分析、利用好数据,构建税收综合管理的新模式,从而提升税收管理质效,更好地发挥出信息资源在税收管理中的强大作用。
    黔西南州的综合治税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在搭建综合治税平台时仍存在以下几点问题:
   在现代税收管理方面,由于“互联网+税务”的提出,扫除了多年制约社会综合治税建设的主要技术障碍,各地税务部门纷纷试水,加快推进智慧税务建设,将综合治税互联网平台建设进行得如火如荼。依托“互联网+税务”的整体行动框架,本文结合黔西南州国税局的工作实践,就其建设现状和问题来探讨如何打造黔西南地方特色的综合数据应用平台。
    1.充分把握三方需求分析。从政府的角度看,应用各方数据提升政府治理能力是一项重要任务,显然更愿意建设一个包含涉税数据以及其他各种数据在内的综合数据共享平台;从涉税信息来源单位看,可能会面对若干个信息需求对象,信息的多头报送明显是一种资源的浪费,且报送的结果很可能影响到信息的可信度和可用性;从其他信息来源单位看,也希望建设一个包含各种数据的综合数据共享平台的建设。因此,以建设涉税数据共享平台为起点,逐步完善各方需求,便最终形成综合数据共享平台。
    一、建立综合治税平台的可行性与必要性
    3.统筹细化特色数据利用。综合治税最大的难点在于数据的充分利用,税务管理涉及行业成百上千,收集的数据无法运用到统一的管理模型中,因此,从黔西南州地域特点出发,充分运用“数据交换共享平台+大数据综合治税系统”模式,以重点行业管理模型为主,建立黔西南州统一数据库,按照税源监控基础管理、风险评估管理、税务稽查管理和税收分析管理,合理安排推送数据至各单位、各部门落实,逐步建立和完善其余行业管理模块,将数据采集汇聚、信息自动交换、数据融合分析形成完整链条,有效提升税收管理的法治、共治和善治能力。

    二、当前黔西南州综合治税现状及治税平台存在问题
    2.全面考虑平台技术选型。一是可扩展性,不仅要适应税源的多样性,即涉税数据的种类和数量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变化而不断扩展,而且要支持从单纯的涉税数据扩展到包含各种数据的综合数据;二是易用性,一方面要考虑平台使用者的使用难易程度,若数据共享平台使用复杂,可能会造成报送的数据不全面、不规范、不真实,另一方面要易于分析利用,若数据不便于应用最终可能会演变成不可用,便失去了数据共享的意义。三是安全性,数据是平台的核心,数据的安全关乎各方应用单位的使用质量,必须在采集、存储、加工、应用环节建立起完整的安全体系来保障综合数据平台。
    综合治税工作涉及多个部门,各相关部门的涉税信息都是税源监控的重要信息,若不能实现多方信息共享,综合治税将无从谈起。黔西南州的兴仁、普安、晴隆、望谟、册亨、安龙6个县都以政府文件形式明确过综合治税相关管理办法以及收集信息的相关措施,但到目前为止,综合治税仍然仅仅停留在文件上,成为一句口号,工作止步不前。一方面是由于没有建立起以网络为载体的信息共享平台,虽然兴义市、贞丰县已着手搭建地方综合治税平台来解决此问题,但从之后的分析可看出,实现真正的信息共享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另一方面是各个部门之间的协调存在“瓶颈”,由于重视程度不尽相同,加之各单位各部门都有自己的业务领域和工作职能,本身的工作负荷很重,在缺乏完善的工作协调机制和有效的考核奖惩机制的现实条件下,信息共享往往成为了一句空话。
    “互联网+税务”,也并不是简单的两者相加,而是利用信息技术以及互联网的平台,让互联网与税务工作进行深度融合,创造新的发展生态。国家税务总局王军局长在全国税务系统司局级主要领导干部“互联网+税务”专题研讨班上突出强调,采集第三方涉税信息,推进信息共享,有赖于通过税收征管法的修订加以规范,有赖于中央各部门信息共享平台的搭建,而“互联网+税务”正是税收信息化发展的新阶段、新领域、新尝试、新提升。
    作为税收领域重要一环的综合治税,在深入研究其当前存在的突出问题,全面了解“互联网+”形态优势的基础上,我们充分认识到,如果不利用网络而采用传统的信息传递方式,工作量大,工作效率低,难以形成有效的信息共享机制,进而影响了综合治税工作的顺利开展。
    (一)社会综合治税尚处于初级阶段
    要想建立起大数据的综合治税系统,收集各方数据信息是最大的难点,首先必须打消各相关单位部门对数据交换存在的疑虑,可采取“制度保障+各单位部门协调”双模式,通过召开专题会议、单独约谈等方式加强与各单位部门的沟通,进而实现多家单位的信息开放和共享。其次,通过与工商、城建、国土、人社等多个涉税信息部门建立新增数据定时交换机制,及时将数据采集汇集,构建起以国税、地税、财政为主要应用方的综合治税应用系统,
    (二)信息共享的“最后一公里”仍未打通
    综上所述,要强化税收征管,建立一个以数据交换平台为基础的社会综合治税共享平台是必不可少的。
    (二)构建完善两种信息共享机制
    从整体来说,虽然税务机关在综合治税框架下主动加强与政府相关部门的合作,也获取了部分有效涉税信息用于加强税收征管,但黔西南州的综合治税格局仍处于分散式的初级状态。尤其在贵州这样一个边远、落后地区,由于一系列规范社会综合治税的文件级次较低(一般以地方政府文件为主,且大多为地市级甚至县级政府文件),加上受到了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发展状况的制约,导致综合治税权威性小、信息共享机制不完善、综合征管效果不佳,使漏征漏管现象依然存在,影响了综合治税工作的顺利开展,也不符合依法治税和应收尽收的治税原则。
    2015年年初黔西南州国税局联合州直各部门和全州金融机构及保险行业部门、各县(市、区)政府和财政等相关部门全面启动了全州综合治税工作,通过联合众力开展摸底排查、统计、对中小企业制定优惠政策、加强国有资产管理等工作,逐步形成一个“政府领导、税务主管、部门配合、司法保障、社会参与”的综合治税体系。2015年3月起,黔西南州兴义市综合治税平台开始建设,由市国税局主导建设实施,目前有35家部门、单位上报数据正常,通过综合治税平台,国税、地税、电力、水利、煤监等个部门之间可交换有用数据;2015年7月黔西南州贞丰县综合治税平台投入使用,62家行政企事业单位共同参与县综合治税工作,各参与部门通过专线和专用的电脑连接到财政局架设的FTP服务器实现数据交换。
    综合治税工作大体可分为“制度保障——信息共享——分析应用”三个环节,三个环节相互依赖,缺一不可。没有严格、有效的制度作为保障,工作无法正常开展;没有有效的信息共享手段,分析应用难以进行;没有分析应用,达不到提高征管质量的最终目的。因此,可以从以下三点进行突破:
    一是加强制度保障。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管法》对部门加强协作配合、实现信息共享作出了原则规定,但没有明确具体的法律责任,约束力不强,通过国家立法来明确部门配合的义务和相应的法律责任,提高社会综合治税的法律层次,同时加强地方立法,将税收保障办法尽快上升为地方性法规,从法律制度上确保社会综合治税工作的健康发展;二是加强政府领导。地方政府的强势领导是推动社会综合治税深入开展的关键,必须完善综合治税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州县联动机制,明确规定各有关单位和部门的协作职能,同时,定期制定出一系列工作方案,并制定相关考核奖惩,调动各部门参与综合治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三、黔西南州综合治税平台的实现路径
    (三)已建平台的数据未得以充分利用
    (三)有效解决三面数据分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