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贾田

  周三去上课,那天的最后一节课,也是最让老师们头疼的班的一节课。还是和往常一样,满怀希望换来的却还是失望,但至少他们都比较忌惮我,在我的课上还比较乖,但就在此时一个孩子竟然起立以后还在讨论数学题,我本来略微不高兴的心情立马像被点燃了的炸药----爆发了,我没收了他的作业,在我转身的一刻我仿佛听见了孩子低声的抱怨和咒骂,犹如火上浇油,我狠狠的批评了孩子,他一直在辩解,旁边的同桌也说他什么也没说,可我不相信,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这个孩子平时就很调皮,还老是不服管教,让所有老师都很头疼的一个孩子。我更加坚定自己没有听错,我愤怒急了,一节课没理他,教室里也变得鸦雀无声,沉闷极了。

  单位: 北师大鄂尔多斯附校小学部

  我们常常教导学生,要勇于承认错误,可当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却总是碍于面子逃避错误,不敢和学生道歉,可事实上,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理解。

  我向他道了歉,所有孩子都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包括那个小男孩,他的脸突然红了,低着头,说道:“老师,是我错在先,我应该和您道歉,对不起老师。”我握住了他的手,像大人与大人一样。我笑了,因为我觉得这是我最成功的一节课,不仅仅是给学生伤的一节课,更是给自己的一节课。

  可在这样过的气氛中我渐渐平静了,我知道我不能就这样让这件事过去了,万一孩子真的没说,他的心灵会受到 多大的创伤?其他孩子也会认为老师不讲道理。课后我专门留了五分钟的时间,可我又犹豫了,觉得自己拉不下面子和学生听学生解释,甚至向学生道歉,时间匆匆流过仿佛敲在我心上,看着那个孩子低着头但不服的样子,我知道即使我错了也要让他心服口服。我再次问了他身边的孩子,孩子们都说没听到他说什么,没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