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玩KM保育院的滑滑梯

说起先进的幼儿教育,我们现在会习惯性地想到德国和日本,无论教学环境还是教育理念,这两个国家都是世界闻名的,不过随着我国对幼儿教育的持续关注以来,幼儿园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在自主创新和引进来的推动下,我们办学水平不断提升,日本著名建筑师日比野拓表示:十年后,中国幼儿园可能变成世界最好的。

他很反感幼儿园常常见到的一些装饰,浓烈的色彩、卡通形象、游乐设施、假草坪假花,“幼儿园并不需要让人一瞬间感到兴奋起来,如果想要这种体验就应该去游乐园。”通常游乐园在城市中的位置和作用都比较特殊,幼儿园则需要融入街区整体环境。从城市面貌的角度考虑,他也不认为醒目扎眼的标识会有助于街道建筑协调。

其旗下的“幼儿之城”设计部门累计新建或改造了460所幼儿园

中国幼儿园多数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可能因为大人对小孩有些刻板印象,认为他们幼稚、弱小、需要玩耍以及被保护。日比野拓不这么觉得,“这完全是大人的想法错了。你会带小孩去海边、山里、河边玩,那里只有黄色沙子、蓝色的水、绿色的树,并没有太多颜色孩子也能玩得很开心。”他说,“给小孩造个白房子,里面放上彩笔,他们能够根据自己的想法来创造图案。所以完全没必要事先就替他们做好。”



D1保育院的露天洼地,下雨后成为天然的积水坑,冬天还能变身溜冰场

“我现在做幼儿园的最高原则是,单纯。”日比野拓对第一财经说,“十几年前日本的幼儿园与中国现在的情况很相似,基本上都是五颜六色的,到处都画着迪士尼卡通人物。可是,幼儿园并不是游乐场,它是个教育场所,孩子去那里是为了更好地成长。如果喜欢颜色,为什么不画画或者种花呢?”


创立于1972年的日比野设计公司,在1991年成立了专门针对儿童设施的设计部门“幼儿之城”。当时,日本社会出生率低下,上幼儿园的小孩变少了,人们开始反思儿童真正的需求。“统一规格的教室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抛开缺乏变化的单调建筑,空间设计实际上需要倾注更多的想法,设计应该为了服务使用设施的孩子。”日比野拓说。



从那时起,26年来他们在日本新建或改造了460所幼儿园,获得行业内外的认可,近几年业务范围推广至海外。2019年,美国著名建筑设计网站 Architizer创办的奖项A+Awards幼儿园类别大奖,不久之前刚颁给了他们在大阪附近做的KM保育院改造项目。

至于当地的工业历史,设计师使用各种不同的材料制作出各种标识物,还有能挂在墙上的粘毯,孩子动手去摸、去玩的时候,自然就能体会到各种不同材料的质地。

但具体到设计细节,两地又几乎没有什么不同。“让小孩在实实在在的体验中得到教育,无论在哪里,我都始终贯彻着这样的想法。比如,一般幼儿园会很谨慎地运用台阶,大家觉得小孩容易摔倒,可是我认为,只有受点小伤才能避免更多的受伤。”再比如,通常大人不会想让小孩藏起来,找不到会危险,可是日比野拓坚持设计了许多隐蔽的角落,让孩子发挥天性,可以尽情“躲猫猫”。


日比野拓“幼儿之城”

因此,在幼儿园里儿童最需要的并不是玩耍,而是体验。在接触各种事物、看着它们发生变化的过程中培养敏锐的感知与表达能力。“大自然的今天与昨天都不一样,始终都在变化,这种变化会引起小孩儿的兴趣。那种人造花,与自然的花朵一模一样,不浇水也不会枯萎,可是如果放在幼儿园会误导孩子,以为所有花朵都可以不浇水。这种东西就不应该出现,他们要通过自然的变化来正确地认识世界。”他说。

日比野拓“幼儿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