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老师要求孩子承担后果时,很少吼叫,更不会打骂,音量适中,语气正常,但是态度异常坚决,不会因为孩子的哭闹就妥协,更不会以“孩子太小,还不懂事”为借口而一笔带过。


我一时懵了,美国老师不是讲“自由平等”吗?

谁知道,这些孩子非但不听我的话,还逐渐“蹬鼻子上脸”,对我提出的要求直接忽视。不久,我的主班老师找我谈话,说不能这么纵容孩子,很多“规矩”我都没有执行好,在该严肃的时候还笑容满面,弄得孩子没有界限感,对教学也很不利。

许多中国父母认同西方自由平等的教育理念,认为大人应该像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孩子,给孩子完全的爱和自由。真是这样吗?本文作者张丽倩是一位拥有丰富国外幼教经验的幼教老师。她说,大错特错了。

在学龄前就给娃立好规矩,这是家庭教育的重中之重。无数熊孩子的新闻已经佐证了一个规律:如果现在纵容娃以“自由”之名来犯熊,以后再要补“规矩”的课,代价就要高得多。

对于一些细小的行为规则,美国老师会亲身示范,讲解每一个细节。这点对于小孩子尤为重要,听得再多、记得再牢,也不如切身实践来得有效。



第五,西方人的“自由”是规则下的自由



我在美国公立小学二年级实习时,班主任老师前几周完全没有上什么“正课”,但是,花了很多时间“立规矩”。例如,全班练习在楼道里怎么走,练到没有人东张西望、发出怪声;老师发出一个口号,每个人必须放下手头的一切活动,安静地注视老师;学生起身离开座位时,练习如何又轻又稳地把椅子推回桌子下面。


第三,违反了规则,必须承担相应后果

美国老师的规则之多之细,出乎我意料


在美两年,我换了四个地方实习,无论幼儿园还是小学,开学之初,我的主班老师都会郑重地和我谈教室里的“规矩”。





比如,一位老师曾经用整个circle time时间教孩子怎么用转笔刀、怎么削铅笔、以及铅笔削到什么地步是合适的;另一位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吃饭,反复示范如何礼貌地请求更多的食物:“某某某,请你把沙拉递给我好吗?”“谢谢你!”,手把手教孩子怎么把果酱均匀地涂抹在面包片上,怎么用叉子叉起滑溜溜的煎鸡蛋,甚至夸张地表演出因为一边吃饭一边说话而卡住喉咙的情景。

大到不许打人、骂人、毁坏东西这样显而易见的行为准则,小到洗手的方法、圆圈时间(circle time,也叫小组时间,指一段时间内一组人围坐在一起参加活动)的坐姿、餐桌上的礼仪、每个玩具的摆放方式、在楼道里怎么走路等等。我在记事本上记得满满的,心想和中国老师比要求也差不多。但是,美国老师树立规则的方式却很不同。


首先,他们对规则高度重视

言传身教

这样做,孩子不仅懂得了规则的“合理性”,更因为规则出于他们自身,在执行时也更自觉。






孩子今天在家里吃饭把汤、饭泼到桌子上、地上,没有人教他餐桌礼仪,让他把狼藉收拾干净,那么他去别人家或餐馆吃饭时,也会对此熟视无睹,甚至在饭桌上耍赖撒泼;孩子今天和大人说话时态度傲慢、没大没小,家长得过且过,孩子不仅会失去对家长的尊重,也会不尊重其他成人。



玩具玩完了要收拾,是因为要保证教室整洁有序,有足够的空间进行其他活动;打翻在地的牛奶要赶快擦干净,否则别人踩到会滑倒;自习时要保持安静,说话可能打扰其他同学;打喷嚏要把头埋进手肘,否则会传染给他人……

美国幼儿园

西方人所言的“自由”是规则下的自由,“平等”是成人尊重孩子为一个有思想、有情感的独立个体,愿意倾听、理解、信任他,而不是完全和他打成一片,任其妄为,失去自身的权威和引导者身份。


在另一家美国幼儿园的小班实习时,班里的孩子都才满三岁,一个小男孩尤为活泼调皮。一次吃饭时,也许是为了好玩,他突然把饭盒里的小动物饼干都泼在地上,引得全班孩子哈哈大笑,他自己也笑得很欢。



家庭教育是一切教育的起点,幼儿阶段的教育对孩子一生影响重大。因此,学龄前孩子的家庭教育就是重中之重。为孩子明确行为的边界,帮助他们认识行为的好坏对错,需要家长从日常生活中一点一滴的小事抓起,慢慢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