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李普曼教授在创作儿童哲学故事时,从不加插图,他认为这会限制孩子们的幻想、思考的空间,因为仅限定一种图的标准,会使得想象力局限在那张图像上,李教授说:大人写故事给小孩,但并不让小孩们写故事给大人,大人喜欢讲故事给小孩,却不愿听孩子们说故事,这是我们大人在利用孩子们发展自己的创造力,而不让孩子们思考,去发展他们的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