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资不够,学校有时候迫不得已聘用低素质的教师,但其中甚至有人没有教师资格证,没有从业资质。”李玲告诉记者,师资力量良莠不齐,导致很多家长认为幼教行业都是低层次人群,怀疑教师教育孩子的能力和素养。

张铭说,很多同学嫌幼师待遇低,便想去培训机构里工作。决定从事幼师的同学,也有人计划“干兼职”,比如周一到周五呆在幼儿园,周六周日去辅导机构。

过完年就要正式迎接新一轮的高校毕业季了,应届生们开启了“找工作”模式,而对于大多数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来说,却是工作来找他们。随着“全面二孩”实施,我国幼儿数将出现大幅增加,加大幼儿园建设投入迫在眉睫,而比硬件投入更急需应对的是幼儿教师的短缺。“数据表明,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人。”

1月20日,大理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学前教育老师李秀芳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近年该校学前教育专业就业情况“非常不错”,“本届学生2019年年初就业率已达到87.65%,年终就业率或达98%。”“每年5月份学校会有学前教育专业的专场招聘会,去年将近30家幼儿教育机构来招聘。”但对口就业的仅有六成。


面对那些准备进入这一行业的学弟学妹,李玲的态度有些矛盾。因为“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李玲此前有考虑过转行。据其介绍,自己毕业那年,班里98%的同学都进入教育岗位。“现在很多跳槽了,大多都是因为薪酬低,毕竟上海生活成本相对较高。”

“幼儿园聘用标准主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教师资格证,全面的才艺,个人素养,勤奋好学。” 大理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学前教育老师肖友兴称,关键是要有爱心,能长期从事幼教工作。



目前在上海浦东一家示范幼儿园工作的李玲称,自己和同事们平日需要做的案头资料比较多,“每月每位教师大概撰写并上交资料20篇左右。每周大概加班1到3天,孩子们16时放学,老师一般至少工作到18时左右。


“老师说,我们就业前景很好,可以选择上班,也可以去升本、考研。如果喜欢其他职业也可以尝试——老师们也知道很多同学不喜欢这一行。”刘亦婷说。



比如2019年12月底,浙江教育厅称,未来五年预计全省每年需增加幼儿园教师8000名。而根据北京日报2019年1月中旬报道,今年,北京市将新增2350个师范生培养名额,以此弥补目前基础教育,尤其是幼儿园和小学教师数量的不足。



幼师

“收入”也是罗莎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对此,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往届毕业生,目前在上海浦东一家示范幼儿园工作的李玲(化名)告诉记者,她在位于浦东的某上海市示范幼儿园工作,“入职第一年工资每月2700余元,往后三年工资每月到手3500余元,到现在也才涨到了4000元左右”。“有同学在黄浦、静安和徐汇的待遇相对好一点,基本稳定在6000元~7000元。”


“幼儿教师是一份责任重大的岗位,忽略其他因素不谈,我自己是愿意坚守在幼教一线的。”李玲认为,“大家选择这个专业就有一定的专业情怀,工资即使没有其他行业高,也有人坚守,因为和孩子在一起的幸福感是工资代替不了的。”

学前教育毕业生们“纠结”于工作的背后,是幼教师资质量、数量“双缺”的现实。2019年12月底报道称,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