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初对于男幼师的好奇、陌生,孩子们也很快就变了。郑文聪说,只要自己一出现,孩子就会立马围上来,“让我举高高”;对吴京坤的称呼,也从“叔叔”慢慢变为“男老师”“吴老师”,又成了现在的“小吴老师”;哪怕时隔约两年,姜维看到自己以前带的小孩子还记得自己,那瞬间,眼眶就湿了。

  不亚于别人在幼儿园中看到男幼师时的惊讶,浙江省淳安县汾口镇中心幼儿园90后老师姜维自己也曾对所从事的“男幼师”职业感到吃惊。

  面试官也纳闷,忍不住问他:“同学,你的志愿是不是家长帮你填的?”

  “男幼师之所以稀缺,一是因为幼教行业是传统的女性就业领域;二是幼教行业普遍薪资较低,因此鲜有男生加入。”蔡飞说,目前许多发达国家已普遍开始重视幼儿园男性教师问题,男性在幼儿园教师中一般占6%~10%左右。在他看来,培养大批优秀男幼儿园教师,不仅可解决幼儿园师资队伍性别结构严重失衡问题,也对促进幼儿完整人格形成、幼儿身心的和谐发展,提升未来民族素质有着重要战略意义。”

  因乡村幼儿园缺少教具、玩具,黄龙焱就上山砍竹子给孩子们做玩具,和学生跳竹竿、套圈、投壶,热爱舞蹈的他还自创了竹竿舞教给学生。

  而身为一名男幼师,除了在体力活上“冲锋陷阵”,几乎包揽了全园所有的体育课。来到幼儿园的第二年,郑文聪这个阳光开朗的小伙子也慢慢找到了自己身为男幼师的优势,开始从带班班主任逐步转为专任的体育老师,而这也是很多男幼师的成长、发展路径。

  “咻!咻——”郑文聪一吹哨子,小朋友们便嗖嗖地聚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