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政府关闭我树岩桥村桐木冲邓简采石场,关闭后2008年郑国强行霸占,并将我打成轻伤(当年有法医鉴定),我多年维权无人为我主持公道。郑国无证开采至今,市政府给郑国当黑保护伞,不为我主持公道,郑国背后的黑老大是谁?2019年市政府修路,将岩场所有损失费用都补偿给郑国。这与吉政发2003年5月21日颁布26号文件(关于加强采石场管理若干规定),6月1日实行是否相违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法曲不当得利益、第92条之规定是否相符?我多次向市信访局局长张俊生和市委陈晓龙反映,为什么不给个说法?

时刻网友20190222003231

0

  九、若重两个采石场需要多少钱?为什么市政府赔偿对采石场不立项评估?


2019-04-20 17:38:29


  八、吉首市政府2019年8月15日关于我的信访案件化解方案会议纪要,为什么会议纪要不给我一份,请问政府化解我本人的会议纪要是政府文件吗?请吉首市人民政府给我依法回答。
  邓成剑

我是湖南省龙山县里耶镇长春村一组彭清斌15061769481手机加V信详细,单身,残疾,2019年龙山县发改局主任彭明奎(本人邻居)串通村书记吴老五(主任母亲一个家族),没有通知本人的情况下。勾结村霸,地痞把我宅基地转弯占猪圈(农村厕所兼用),再转弯占院坝,毁我食用菌种植场,(煤,灭菌灶一起)再转弯填我排水沟,大型挖机屋檐下挖脚碰坏我房屋!占地二百十平方米,修路,毁我孤残人家园不赔偿!其实本人并非不支持修路,我隔壁彭明奎围墙内是五保户,和孤老人都已去世人的地方,他屋下面是碗米坡拆迁征收地,是老路,直路,近路,被彭明奎,jennamorasca.com,李超华有权有势占用,转弯转弯占我的,方便他们,我国宪法十三条���物权法均明文规定,私人合法财产所有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而李超华和彭明奎占着有权有势,强占,zfltkj.com,损毁我孤残人合法财产,法治在哪?公理在哪?因为涉及当地政府和县发改局彭明奎,一年多镇,县,市,省,中央多处反映,层层推诿!我这里向全社会呼吁,求助,曝光这种依权,依势欺我孤残人员的违法强盗行为!!!!



  2019年2月25日
  三、市政府侵权首先是返还财产、恢复原状,赔偿停产之间损失。若不能,市政府对财产损失应立项评估,进行依法征收补偿。而我老婆是否××,我两个采石场、信访局和我老婆谈赔偿185万及一个宅基地门面,依据是什么?依据那条法律法规?为什么不给书面处理意见?吉首市政府2019年8月15日处理化解我信访问题,化解会议记要请市人民政府在网上公布于众,让群众评论吉首市政府处理信访问题是否按照党中央规定,有理的一定要依法解决到位?是否维护中央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