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和浙大求學的經歷改變了我的人生。”回望來時路,化工系七七級校友、廈門大學閩江學者特聘教授、生物化工研究所所長方柏山這樣感慨。

“人一定要有夢想,有精氣神兒。我覺得七七級最難能可貴的是,不怕困難,不怕失去,不怕從頭開始。所有人都很拼,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這個精氣神兒,是難以復制的精神財富,貫穿了幾乎整個七七級,也貫穿一生。”

周洪興出生在義烏市的一個小山村——小六石村,祖輩是地地道道的農民。1973年高中畢業后在農村勞動4年多,忙碌之余,周洪興心裡也會不可抑止地翻涌著一個念頭——啥時候可以上大學……在恢復高考的那一年,周洪興毫不猶豫地去參加了考試。

學業上,作為恢復高考后的首屆大學生,方柏山和同學們都很珍惜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總是超額完成學習任務。“老師更是使出看家本領來教我們。老師們認真的態度,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

方柏山:浙大求學經歷是一筆無形的財富

后來,他進入了在文二路的中文系校園。他們惜時如金,在食堂排隊打飯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拿著小本子在背英語單詞﹔嚴冬時節,手上長了凍瘡,就拿蠟盆來泡,一邊還不忘看書背英語單詞﹔到了夏天,就跑去黃龍洞洞口集體復習,晨到夜離,日復一日,成了黃龍洞特殊的一景﹔外語讀物緊缺,他們就輪流傳閱。

中文系校友施建基的老照片(如圖所示)

1978年3月,方柏山進入浙大化工系化學工程專業七七班學習。“清晨在玉泉校區八舍前的馬路上做廣播操,我班同學自覺堅持了三年多。這雖然是小事,但反映了我們班同學心齊,有凝聚力,有集體榮譽感。”

畢業后,周洪興成了蒼南縣農委的一名干部。植保專業的他,雖然專業知識很少能用到工作中。但他說:“學校讓我養成的自學能力和思維方式使我受益終生。我想無論在哪裡都可以自學、互相學習,以不斷提高自己。”

郭常平說,浙醫七七級校友身上有一種共同的精神,一直鞭策和引導著大家不斷前進。在今年浙江大學120周年校慶之際,七七級校友把這種精神凝練為“七七精神”——醫道、求是、篤行、致遠,並將這八個字永久鐫刻到醫學院七七級紀念石上。

周洪興:因為母校,我之為我

面對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同學們吃飯走路都拿著書,常常泡在圖書館裡,渴望掌握更多的知識和能力。周洪興記得當時,他的口袋裡總放著自己手抄的英語單詞小冊子,邊走邊背,“我們農村出來的人沒有一點點英語基礎,在學英語上特別吃力,花的時間特別多。但正靠著自己平時一點點的積累,畢業時,我已經熟練掌握英語,還喜歡看英語小說,因為我覺得讀英語原著最能體會英語語言的魅力。”

醫學系校友郭常平的老照片(后排中為郭常平)

浙大七七級校友再回首與新生分享40年風雨

浙大七七級校友再回首與新生分享40年風雨